文学巴士 > 我的鬼神郎君 > 一百八十一 清微观

一百八十一 清微观

作品:我的鬼神郎君 作者:平戈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胥焱看着宇文云英坐下,自己也才堪堪掀开衣角坐下:“若是此论,便也不奇怪,那便是人人都是来于此,也无甚奇怪,但娘娘的不同。”

    “哦,还请道长详说。”

    “古籍上曾说,地界有自长生灵,是为魂灵的一类,或是避于地界,或是流转三界之中,与我人界的人死后并不相同。”

    宇文云英眯了眯眼,并不作声,只是示意继续,胥焱只好继续说道:“古籍上还说出自地界的魂灵大多修不出真身,更是不可能成为人身。”

    “无一例外?”

    “有,地界有一鬼神,是地界唯一以地界出身修炼成神之人,不过,也只有一个。”

    “鬼神?”听到这个名称,宇文云英不自主的感觉心中一痛,仿佛有什么扯紧了自己的心。

    “正是,不过据说那位鬼神不喜过问世事,偏安地界一处,近百年来更是毫无踪影。”

    宇文云英压下那抹心痛,淡定的放下茶盏:“道长说的那位是神,自然是与本宫没什么干系,不过道长方才说本宫出自地界,又是何解?”

    “这正是奇怪的地方,按理说出自地界的之人是不能入人界为人的,但娘娘却是货真价实的人身,所以,在下才觉得有些奇怪。”

    细想了想,宇文云英觉得自己有来历,有父母,确是没有什么不妥,转念一想,心中的疑影又是上了来:“若是有什么地界物件,可否也会造成这种情况?”

    “这……”胥焱想了想:“这也说不定。”

    抬手取下发髻上的簪子,宇文云英站起身将簪子递给胥焱:“还请道长看看,这为何物?”

    胥焱接过那支簪子看了看,表面看起来不过是一支平凡的木簪,上面还有许多裂痕,中间还有金丝捆绑,想来是曾经戴过。

    想到堂堂宇文府嫡长女,魏室太子妃竟是戴着这样的俗物,胥焱也是有些奇怪,便也仔细的端详了起来,随手也拿出八卦镜照了照,看着上面泛出的悠悠青光,脸色变了变。

    “此物确是有些不寻常,不过在下也看不太出来,或许在下的师尊能看出一二。”

    “如此,明日一早,还烦请道长带路,本宫要去往清微观一趟。”

    “是。”

    宇文云英整整一夜都未能入睡,双眼睁得老大的望着屋顶,胥焱的话一直在脑海里盘旋不去。

    如果自己来自地界,那是因何而来,同样与自己一样看得到这些的元钦,是否也是如此?

    越想越是睡不着,宇文云英干脆起了身,先行梳洗了起来,坐等到天亮后,才出了屋子。

    修道之人果真不同,胥焱早早的已经等到了马车旁,宇文云英有些后悔,早知如此便也不用等这么久。

    寒暄了几句后,胥焱也上了后边的另一个马车,队伍向着清微观而去。

    直到第二日,才终于是到了山脚下,这里景色怡人,虽然已经是冬天,还是掩不住那缤纷的景致。

    马车只能行到半山腰,胥焱看着由红珠扶着下车的宇文云英略带歉意:“山路难行,还要烦请娘娘步行一段路。”

    “无妨。”

    一路上行,宇文云英这副自小就习武的身板倒是无碍,倒是一旁的红珠有些气喘,一张小脸已经起了汗。

    宇文云英无奈的看了看红珠:“让你平时少吃些,如今胖了可是费劲了?”

    胥焱也浅笑着看了过来,直将红珠看得满脸通红。

    终于是到了山顶,看着清微观似乎有些破旧的山门,宇文云英吩咐道:“着人拨些银两来,将此好好修缮一下。”

    “是。”身后跟着的侍卫领命而去。

    “多谢娘娘。”

    “本宫有事相求,做些事也是应该的。”

    胥焱也不再客套,直接带着宇文云英进了观中,主理清微观的观主也得到了消息,带着观中众人侯在了观前。

    “见过太子妃娘娘。”

    “不必多礼,今日来所求之事,想必观主已经知道了,不知观主是否有法子?”

    “还请娘娘跟随贫道来。”

    观主带着宇文云英走到进了观中,一路上看着这已经微微泛白的院落,平白的生出了一丝熟悉之感。

    还未等观主带到,似乎就已经知道路该怎么走,特别是进到主观后方,看着那院中的平地,以及那地上隐隐约约透露出的丝丝红线,更是觉得熟悉异常。

    在这里,似乎很久以前经历过一场大战,虽然年代久远,但依稀就近在眼前。

    顿住脚步,宇文云英看着地下的一处地方,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情绪里面。

    胥焱刚想出声,却被观主抬手止住了,两人远远退开,不打扰正在仔细看着地下的人。

    宇文云英缓缓蹲下身,看着那已经被雨水和时间冲刷得很淡的血迹,虽然看起来这血迹已经过了不止百年,但那已经渗透进地面的暗红,却是像漩涡一样的吸引着看着它的人。

    指尖有些颤抖的摸向那里,那抹暗红在指尖接触到之时,突然消失不见,恢复了地板的原貌。

    但宇文云英却深知,它已经窜入了自己的手指,直达自己的内心深处。

    仿佛有共鸣一般,直接撞击在心上,远处似乎有一声钟响传来,“当”的一声,宇文云英感觉有一阵细语声流入耳里。

    那阵细语似乎在诉说着一个故事,但声音太过微小,依稀辨别之间,只能含糊的听清只言片语。

    结合着那语言,宇文云英似乎又看到了那个画面,一抹白色的身影正缓缓的走向自己。

    他身侧的阴风阵阵,吹起了衣角,也掀起了发丝,一副烫金的面具带在脸上,只看到那紧抿的嘴角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

    宇文云英站起身,看着那人走近,他抬手拿着一只白色的玉簪插入自己的发髻之上,本来还有些寒冷的天气,似乎也在温度回转。

    阴恻恻的阴风不再,转而是和煦的春风,抹在了脸上,也吹进了心里,上前了两步,宇文云英想伸手揭开那个面具,看那背后到底是否是心中的那张脸。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