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我的鬼神郎君 > 一百七十一 备嫁

一百七十一 备嫁

作品:我的鬼神郎君 作者:平戈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天的宴席终于摆完,宇文云英送走了那些“瘟神”,总算是能松口气,卸下那满身的装备,好整以暇的在院中喝着茶。

    红珠还是在忙碌着,为一月后的嫁娶之礼做筹备。

    “红珠,还有一月,你急个什么劲?”

    红珠抱着一卷册子在上面勾勾画画:“小姐所有不知,太子娶亲,丞相嫁女,这可是天大的喜事,自然是要事无巨细的先张罗上,莫不能失了礼数。”

    揉着那有些跳痛的太阳穴,宇文云英忍住想要怨念的冲动,挥了挥手让红珠退了下去。

    借着温热的茶水冲下肺腑,这夏季的晚风也凉爽了起来,已经过了需要摇扇的天气,但还是觉得烦躁异常。

    终归是走到了这一步,要与那人共结连理,也不知这一切是对是错,棋逢敌手,又是谁输谁赢。

    许久之前就兴起一股风潮,大礼之期皆是着白服,象征返璞归真,纯洁无瑕。

    宇文云英看着那已经缝制了一半的华服,白底金边,还用许多暗红色丝线绣了一个凤凰,长尾翘起,展翅起飞,象征着一飞冲天之势。

    终究是白服,还是少了喜庆之色,倒是显得有些悲伤之意思啊手指滑过那华服的锻面,丝滑过人,没有一丝皱褶。

    “辛苦各位日夜赶制华服了。”

    “宇文小姐客气了。”

    红珠小心的走到宇文云英身前,附耳小声道:“小姐,齐王殿下求见。”

    “让他在偏厅等我。”

    元廓难得的身着一身黑衣负手立于厅内,听见身后的脚步声,缓缓回过头:“你来了。”

    “齐王有何事?”

    “我只是想来问问你,为何会突然改变主意。”

    宇文云英冷着一张脸坐下,朝着一旁随侍的人使了个眼色,厅中的人皆是行礼退下,只余下一站一坐的两人。

    “齐王这是何意?”

    “若是你不愿意,丞相必不会强求,父皇也没有法子,你与太子本不对付,为何会愿意嫁作太子妃?”

    宇文云英并不说话,只是垂着眸看着眼前的地板,若有所思的皱着眉。

    “如果你有苦衷你可以告诉我,我定会想法子帮你的。”

    “哪有什么苦衷。”

    元廓有些着急的倾身捏着宇文云英的双肩:“我知道你对太子是有所记恨的,你到底打的什么注意,你告诉我啊,我都可以帮你。”

    起身拍开那双手,揉了揉有些被捏痛的肩膀:“我没什么打算,只是我宇文云英想做那太子妃罢了。”

    “我不信,以你的性子怎会……怎会。”

    “行了。”宇文云英厉声打断:“齐王对我的私事是否太关心了。”

    “你可知我对你……”

    “利用宇文家的人,我都不会放过。”宇文云英越过元廓的身侧,走了出去:“你好之为之。”

    元廓无奈的看着她的背影,心事被拆穿纵然羞愤,但她的决绝更是令人心寒,与自己一样,她又何尝不是相互利用呢。

    一开始,是她接近的自己,撩拨了自己的心,现在冷漠拒绝的,说放就放的也是她。

    经过了一系列的婚嫁礼俗,终于是挨到了大婚的前两日,宇文云英独自坐在屋内,看着手上的木簪。

    自那之后,自己再也未造过杀戮,木簪也能在金丝缠绕下能够完好,这根来历不明的簪子,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自己,要以善意想报世间,但世间又何曾以善意对待过自己。

    被木远陵偷走,自小在其身侧遭受了无数的虐待,好不容易成人,以为遇上了良人,结果却是痴心错付。

    这所有的一切,又有谁来给自己一个交代。

    宇文泰看着在镜前发呆的人,叹着气上前:“英儿。”

    “父亲怎么来了?”

    “你即将大婚,却还是这般忧思,可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啊,只是想到要嫁人了,有些忐忑。”

    宇文泰拉着宇文云英的手坐到了一旁的小桌前:“英儿,你实话告诉为父,是否并不钟情于太子?”

    “父亲为何这样问?”

    “知女莫若父,你虽然自小不在为父身边长大,但为父看得出来,你并不开心。”

    宇文云英看着那双紧握着自己的手,眼眶的酸楚再次弥漫了上来,太多的事不能说出口,自己确实苦闷,但更害怕的是父亲担心。

    “父亲,女儿并没有不开心,只是想着皇家事多,有些不能坦然罢了。”

    “为父知道,你是想替父分忧,也知道你是为了宇文家打算,但为父只想你能够开心。”

    回握紧那双手,心中的想法更加坚定:“父亲放心,女人若是有任何的委屈都会告诉父亲,让父亲为女儿做主的。”

    “那便好。”宇文泰拍了拍那双握着自己有些隐隐生汗的手:“只是可惜你才回为父身边不久,又要嫁走了。”

    “只是嫁入东宫,也在长安,我可以时时回来看父亲的啊。”

    “我宇文泰的女儿,一定是一只翱翔九天的雏凤,为父一定会为你斩荆披棘铺出一条阳光大道。”

    忍住眼中的热泪,宇文云英重重的点了个头,心里暗自发誓,即便要自己身负血海,也定要护宇文家万世周全。

    第二日中午,刚用过午膳的宇文云英站在院中走来走去的消食,今日府中新来的厨子做得饭菜着实可口,忍不住多吃了些,此时却是吃得有些积了食。

    红珠拿着一本册子急匆匆的走过来:“小姐,该是确认嫁妆了。”

    “嗯。”

    “良田百顷,店铺二十余家家,首饰一百零八套,古董家具共八十八件,黄金万两……”

    “停!”宇文云英无力的抬起手:“这么多?”

    “还有呢,我还未清点完呢。”

    宇文云英有些头疼的靠在一旁的石桌上,借着石桌虚坐着:“父亲这手笔也太大了些吧?”

    “前儿个皇上还下旨抬了许多东西来,还未来得及清点呢。”

    “我这是嫁人,还是搬家?”

    红珠甜甜的笑了一下:“丞相嫡长女出嫁,嫁妆定是丰厚异常,岂非一般人能比?”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