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我的鬼神郎君 > 一百六十七 真名

一百六十七 真名

作品:我的鬼神郎君 作者:平戈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嗯?”宇文云英终于抬起头,一脸正色的看着:“若太子殿下要了家父的命呢?”

    想到元钦对宇文泰如此忌惮,恐怕如今想要的也就是他死吧,宇文云英有些避讳的推开一步。

    “放心,却不会要你做违背道义之事。”

    “好。”

    元钦寻来了那人之后,不过三日,宇文泰的病就已经有了起色,原本深紫色的嘴唇颜色也开始消退,脸色一日比一日红润起来。

    看着病情如此轻松就解决了,宇文云英欣慰的同时,心里也有了一个疑影。

    待宇文泰彻底病好后,宇文家上下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宇文云英守在床前,随侍着药水,看着日渐精神的父亲,心里倍感欣慰。

    “英儿啊,看看你都消瘦了不少,快去好生歇着。”

    “父亲不用担心,能侍奉在父亲跟前,也是女儿的幸事。”

    宇文泰抬手摸了摸宇文云英的头,眼神中皆是一片怜爱之色:“你母亲去得早,只留下你一个念想给我,都怪父亲没有早些将你找回来。”

    “现在能在父亲身边就足够了。”

    “那就别回杀人岭了,留在父亲身边吧。”

    “可是……”

    “父亲年纪也大了,现在只想你好好的留在身边,看着你,护着你。”

    看见宇文泰眼中的柔爱,宇文云英很是动容,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被人在意着,怜惜着。

    宇文家中所有人都对自己敬爱有加,这里的温暖是如今唯一的依靠,也是软肋,是自己活了这么久想要唯一想要留住和保护的东西。

    看着叱咤风云的父亲在外人面前钢铁硬骨,在自己面前却是一副慈爱之色,突然就不想争了,也不想斗了,自己想要的不就是这样一个温暖的家吗。

    重重的点了点头,宇文云英靠着宇文泰的手背:“待我交接好杀人岭的事,就回来,一直守在父亲身边。”

    “真是我的乖女儿。”

    待宇文泰已经恢复如初,可以整装上朝后,宇文云英迫不及待的回到杀人岭。

    交接完所有事务后,选出了一个宇文家族中得力的人,宇文云英将城主之位交于他,独自去了地牢。

    木远陵的尸体一直有人每日用药汁浇灌,所以腐烂得并不严重,但在封闭的地牢中,却还是恶臭异常。

    看着那副鬼魂还被钉在原身,宇文云英冷笑了一下:“木远陵,本姑娘今日心情好,这便送了你去往生。”

    说罢,便站在一旁,闭上眼小声的念着往生咒。

    尸体周身慢慢起了一阵白光,尸体上的鬼魂也开始渐渐变淡,逐渐透明了起来。

    “我不走我不走!”木远陵的鬼魂嘶吼着:“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们整个宇文家!”

    宇文云英并不搭理他,只是静心默默地念完整段往生咒,木远陵却是不死心的大吼着:“你这个孽障!你父亲手段残忍,害死了我木家,如今你深得他衣钵,又害死我,你们宇文家会遭报应的!”

    “报应?”宇文云英睁开眼:“改遭报应的是你,你偷走还是孩童时的我,让我遭受了十多年的苦难生活,造孽的是你!”

    “呵,那又如何!”木远陵不死心的挣扎着:“就算我今日死了,我也要拉着你们一起下地狱!木馨玥,你个没心肝的东西!”

    地牢门口处,元钦立在原地,眼神晦暗的看着这副场景,垂在衣袖中的手微微颤抖。

    是她,真的是她!

    宇文云英看着叫嚣的木远陵有些烦躁:“本姑娘叫宇文云英!你木远陵不配叫我的名字!”

    眼见着手脚越来越透明,木远陵深知自己大限已到,龇牙咧嘴的看着跟前的女子:“你还不知道吧,你的男人找我就是为了除掉你亲爹,只是我没想到他竟然违背我们的约定,将杀人谷的地图给了宇文泰,否则,我木远陵怎会有今日!”

    “我早就知道了。”宇文云英眼神越发冷漠:“你可以消失了。”

    伴随着一阵白光闪过,木远陵消失不见,但空中却充斥着他的最后一句话:“我在地狱等你,我们都满手鲜血,都会不得好死,哈哈哈……”

    闭上眼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宇文云英心中对木远陵的仇恨也随着这股白光逝去,死后的事情死后再说,但如今手刃了仇人,才最是大快人心。

    头上的簪子“咔嚓”一身,宇文云英急忙抬起手来,看着那布满裂痕的木簪已经断成两截:“怎么,杀了害自己的人,也是一桩罪孽吗?”

    想着回头找人拿金丝再讲它续上,毕竟这木簪,是陪着自己长大,守护着自己的唯一之物了。

    将木簪紧紧握在手心,宇文云英大声道:“来人!”

    “在。”

    “将这具尸首拿去安葬。”

    “是。”

    刚交代完,就看见地牢门口站着一个人,一身白衣的太子殿下,正神色复杂的看着自己,虽然拧着眉但眼底却是一片欣喜。

    “我就知道,是你。”

    “太子殿下怎么在这儿?”

    “上次走得急,落下了些东西,没想到回来取的时候,找到了其他更重要的东西。”

    宇文云英越过那人,声音一片冷淡:“不懂太子殿下在说什么。”

    “馨玥!”

    气急的宇文云英转身指着元钦:“木馨玥已死,世上再无她,还请太子殿下慎言!”

    元钦迎着这份怒气上前:“不管你叫什么,我都知道你是谁。”

    “太子殿下这些虚情假意还是去对着别人吧,我宇文云英不稀罕。”

    元钦急忙追上去,拉住疾步行走的人:“你听我解释,当时事急,而且我实属无奈,我也不想这样的。”

    “你也不想?”像是被封闭的已久的伤疤被人撕开,宇文云英感觉到那颗心又疼了起来:“你不想你会出卖杀人岭,你不想你会险些害死我,你不想你会双面做戏只为你的一己私欲?”

    “我……”

    “别说什么无奈,我受过的苦又哪是你能知的,我以为你是救赎我的那个人,却没有想到你才是那个最终推我下深渊的人!”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