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我的鬼神郎君 > 一百六十一 故人

一百六十一 故人

作品:我的鬼神郎君 作者:平戈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过了春季接近盛夏,宇文云英才终于是习惯了在城主府议事,神情恹恹的坐在上座看着一众人在下面叽叽喳喳的闹个不停。

    “吵够了没!”终于是忍不住,宇文云英大声喝道。

    “城主,如今杀人岭涌进大批官兵,怕是情况不妙啊。”

    “有齐王殿下在这儿怕什么!”

    “那可是朝廷的人……”

    宇文云英不耐烦的起身:“我宇文家何时怕过官兵!”

    下面说话的人愣了愣,抬头看向上座的红衣女子,那眉眼间的不羁和跋扈丝毫未改,手段的果决也是一如既往,倒也适时的闭上了嘴。

    见那人不再说话,宇文云英没好气的朗声问道:“还有何事?”

    一旁的老者走上前两步:“据悉太子殿下已到杀人岭,不日将来拜访城主。”

    “不见!”

    “这……”老者面带难色的看了看元廓,使了个眼神给这位如今在宇文城主前最为“受宠”的齐王。

    元廓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凑近到宇文云英的耳侧:“城主不想见也无不可,只是这里距太子驻守之地不远,日后若是有什么事,知会一声,也可方便些。”

    “不见!”宇文云英毫不留情的拒绝,连元廓也是愣了一愣,以其素日对自己的器重程度,本以为不过一件小事,没想到态度却如此坚定。

    无奈之下,元廓只好摇了摇头,暂且搁置此事,待之后再行劝诫。

    而宇文云英却是挥袖而走,满脸阴沉的回了自己院子,拧着眉躺在院中躺椅上。

    元廓在外静静站了一会才轻声走进去,挥开折扇替躺着的人扇着风:“城主今日心情不好?”

    “那几个老匹夫整日叽叽喳喳烦死了。”

    “若是城主不喜欢,斩杀了即可。”

    宇文云英挑起了眉:“你是嫌我的名声还不够大吗?”

    自宇文云英担任杀人岭城主以来,坊间不仅传扬她精明果敢,有巾帼之姿,更是传闻她嗜好杀戮,每日饮血为生。

    不过这一切还没有传扬得很荒唐的时候,皆是被身在长安的宇文泰也压了下来,所以民众也只敢私下讨论,不敢宣之于口。

    但宇文云英却知道,这些人怕的宇文家,不是自己。

    “城主其实不用介怀外人的言语,至少在杀人岭,人人都尊崇城主。”

    “只是杀人岭。”略沉吟了一下宇文云英重新看向元廓:“你来又想同我说什么?”

    与宇文云英相处了这么久,元廓也大概拿住了她的脾气,只要不触及她的底线,自己的一些想法她还是接受的。

    只是,这次拒绝得如此果决,不知什么原因。

    而只有宇文云英自己知道,自己重新站起来这么久,看似什么都拥有了,但是还没有做好见那个人的准备。

    那个内心深处的伤疤或许已经结痂,但还是会隐隐作痛,在没有做好万全准备时,宇文云英还不敢去揭开它。

    “城主若是不想见,不如由我出面打发了去,这样也免得在此糟城主的心。”

    “齐王,你可知什么叫真正的危险?”

    元廓直起身,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原本躺着的人起身站到自己面前,一双清透的眸子盯着自己:“就是得罪一个女人,或者自以为了解一个女人。”

    元廓原本还在扇动的手慢慢停了下来,表情无措的看着眼前人:“城主……”

    “放心,我不会把你怎样,毕竟,你还是我的盟友。”

    住在客栈的元钦没有等到宇文云英的拜贴,只等到了自己的弟弟元廓。

    许久不见,元钦已是满脸的风霜,想来驻守之地的疾风的确吹熟了这个太子,令他平白看起来苍凉了些。

    “兄长。”元廓走近元钦,弯身行了一礼。

    “怎的是你?”

    “不然兄长以为是谁?”

    元钦失望的放下手中的杯子:“太子驾临,杀人岭的宇文城主怎的不来亲自觐见?”

    元廓不以为意的抬脚坐下,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您也知城主姓宇文。”

    “宇文家在我魏室江山还真是跋扈至极,连皇室凡事也要矮他们一头。”

    “这么多年,兄长还未习惯?”

    元钦沉了沉眼神,斜眼望向门外:“终有一日,宇文家会因为自己的嚣张跋扈而自我毁灭。”

    元廓笑着摇了摇头,替元钦添了些茶水:“兄长此次前来是为何事?”

    “寻一个人。”

    “哦?”元廓收敛了笑容:“这杀人岭我也算是熟识,兄长可否告知,兴许我能帮上一帮。”

    “前任城主木远陵之女木馨玥。”

    捏着杯子的手不断收紧,元廓表情不自然撇开头:“我想想。”

    当初木远陵留下的人杀的杀,关的关,这杀人岭的人也几经换血,被宇文家的人代替,如今还知晓宇文云英前身份的,除了宇文家的人就只有自己了。

    想着上次宇文云英因为一个旧人唤了她一声木少主而大发雷霆,将那人送到异国,元廓就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

    宇文云英一开始并没有排斥原来的身份,但在亲手了解木远陵后,越发偏执起来,将那个身份彻底抹杀。

    对外皆称木馨玥已死,且不论所剩无几的旧杀人岭人,便是宇文家自己人皆是集体失忆一般,不再记得那个名字。

    而如今元钦提到那个名字,元廓突然明了宇文云英为何不想见他了,怕是这两人以前还真认识。

    若是以她那个脾气,或许是要杀了这个知晓过去的人,但这个人是当朝太子,再是无权无势,仍旧还是个太子。

    元廓几经思量之下,仔细的看着元钦的眼睛:“你认识那个人?”

    “算是吧。”

    虽然元钦嘴上没说,但元廓看到了,那从来没有过的柔情闪现在这个人脸上,自母后死后,终于在他脸上看过了一丝温柔。

    “不知兄长寻她何事?”

    “这个你不必知道。”

    “唔……”元廓想了想,还是小心的将话憋回口中,轻轻的放下杯子起身:“这还得查查才知,兄长且等我两日。”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