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我的鬼神郎君 > 一百四十五 一个人

一百四十五 一个人

作品:我的鬼神郎君 作者:平戈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子煜看着那个红衣女子就如柳絮一般从城楼之上飘下,比撕心裂肺更剧烈的疼痛袭满全身。

    推开身边的人朝着那女子飞去时,已经是来不及,筱薇狠狠的摔在地上,嘴角和鼻子都留出了鲜血。

    “你做了什么!”苏子煜扑倒在筱薇的身前,却不敢伸手去扶起筱薇,生怕自己一动,她就碎了。

    “墨……”用尽了气力的筱薇却也只能发出蚊子般的声音:“记得好好……好好活下去。”

    苏子煜疼得说不出一句话,只能是跪在筱薇的身侧,颤抖着双肩留着泪。

    “这是你我的缘分和际遇,也是我命中最美的遇见,但可惜,离别都是在圆满之前。”筱薇努力的伸过手摸到了苏子煜在地上的手指。

    “别哭,你笑起来更好看。”筱薇转过头目光涣散的看着半空漂浮的尘埃和泥土,突然就像是看透了天机一般,也明白了自己穷极一世,为的是什么,但可惜太晚了。

    “我最大的心愿,不是与你执手相看泪眼,而是你自此再无拖累,再无牵挂,一往无前,墨。”

    筱薇的话音刚落,身体突然一抖,散落成一堆尘埃落入土里,再是分不清哪个是她。

    “不要!”苏子煜慌忙的用双手刨着泥土:“不要离开我!”

    “该死是我啊!你为什么要替我,这是我的命运,不该是你的……”苏子煜赤红着双眼在地上胡乱的刨着,连手指都已出血也没有感觉。

    副将找到苏子煜时,苏子煜已经心伤过重晕了过去,而战场上的形势已经一边倒,阴兵打得匈奴死伤大半,匈奴只能不停的后退直至撤兵。

    短短半日,匈奴已经是退到百里开外,且士气萎靡,再无祸患。

    而重回边镇摆摊的张道士,一直都没想通,筱薇以一个凡人之力到底是如何能召唤到如此大的阴兵力量,且苏子煜画的那张符显然也自己以前见过的不大一样,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攻击性。

    思来想去得不到结果,而当事人一个灰飞烟灭,一个不知所踪,恐怕这会是张道士此生都解不开的迷题。

    苏子煜的失踪,苏老将军的离世,已经注定了苏家再无翻身之日,圣上也没在追究苏家妇孺的罪责,只是发配到边镇,贬为庶民。

    苏将军誓死守城,其红颜更是献出生命力保山河,这一传奇佳话传遍了边塞的每一个城镇,所以苏夫人在边镇过得还是不错。

    只是少了丈夫和儿子之后,一夜白完了头发,神智也有些不大清醒。

    即便如此,苏子煜也没有出现过,而他此时,正站在一条漆黑的黑河旁,一次次的尝试着下水。

    传说这里是地界与人界的交界点,苏子煜来此就是想要去换回筱薇,该死的那个人是自己,而不是无辜被牵连的她。

    但可惜,苏子煜一直都没有办法通过这里,每次想要自缢时筱薇的话就会在耳边想起:“好好活着,一往无前。”

    脸上满是沧桑和胡渣的苏子煜坐在河边,看着这犹如死水一般不曾流动的河,就像看着自己。

    父亲死时,自己尚且还能撑住些意志,但筱薇跟着赴死,却是彻底击垮了最后的防线。

    相识不过数月,未曾许诺白头,未曾有过婚配,但却刻骨铭心,越过生死。

    这不仅是宿命的缘分,也像是跨越千年、万年的情感。

    “我到底在哪儿见过你,你又在何处见过我?”苏子煜喃喃自语:“墨又是谁?”

    空气中一片静默,没有人回答苏子煜,就像是一只守候着末日的孤鸟,只等那烈焰融入自己的灵魂。

    离开了黑河之后,苏子煜跨越在五洲大地上,翻越了无数高山,跨过诸多河流,想要找到复生筱薇的方法。

    奈何天大地大,有多少匪夷所思的事发生,却再没有一件发生在苏子煜的身上。

    这样的日子直到二十年后,苏子煜带着满鬓的白发回到边镇。

    张道士已经不再摆摊,而是开了一家店铺,卖一些古董花瓶和字画,偶尔也给人测测字,但终究是测不准,好像从筱薇走后,就没再说准过一个字。

    苏子煜找到苏夫人时,苏夫人已经药石无医,哪怕张道士请了不少名医也是无用。

    坐在床头看着苏夫人的苏子煜,摸了摸眼角发现没有一颗泪落下,干涸得如同那烈日下的沙漠。

    或许自己早已心死了吧,苏子煜想着轻轻拍了拍苏夫人:“母亲……”

    迷糊中的苏夫人只能缓缓睁开一条眼缝,看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激动得伸手打落了床头桌上的杯子。

    “母亲,我回来了。”

    苏夫人含着眼泪笑了笑,欣慰的永远闭上了眼睛。

    处理完后事后,苏子煜来到筱薇曾经住的屋子,屋子内满是灰尘,一向最喜干净的苏子煜却没有半分不适。

    只是拿起筱薇曾用过的梳妆盒看了看,拿出一台磨石黛的石砚,擦去上面的尘埃:“薇儿,我还未曾为你画过眉……”

    苏子煜之后整日待在那座屋子之中,再是没有出来,除了经常去探望的张道士,再是不见其他人。

    这天张道士去了隔壁镇送了两个花瓶回来,正好收到了两壶好酒,便想着去临雨楼买了两个熟菜,拿着便去了苏子煜处。

    想着前些日子苏子煜与自己讨论一个道法时,高谈阔论,其深入的理解令自己都叹服,张道士就加快了脚下的脚步。

    推开了门,张道士熟悉的坐在院中的石桌上,向屋内喊了喊,见半天都没有声响,疑惑的走进屋内。

    只见苏子煜安详的躺在床上,双手交织握在胸前,手心里是一个木雕的铃铛。

    “苏……苏子煜……”张道士颤抖着手去试了试苏子煜的鼻息,瞬时变了脸,瘫坐在一旁。

    苏子煜临走时,突发异想的在院中寻了一颗木头刻了这个铃铛,这个铃铛的式样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但还是鬼使神差在铃铛的内壁赫然刻上了:“染灵。”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