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亲爱的苏格拉底 > 第70章 chapter70

第70章 chapter70

作品:亲爱的苏格拉底 作者:玖月晞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甄暖手心冒汗,摸索到墙边,左看右看,好歹找到一条缝儿。

    这不是墙,而是一道灰白色的门。没有锁孔,她在门中央找到一个隐匿的把手,摁下一推,门开了。

    面前的空间更加狭窄,没了走廊和天花板,只剩一道深不见底的下行旋转楼梯,像一口井。甄暖立在台阶上,抓着门不敢动。

    这道门背后没有把手,会和前面那道一样,无法从里边打开。

    她皱眉,她是跟着言焓过来的。她看见他了。

    这时,头顶落下一道温柔而诡异的机械音:“亲爱的顾客您好,欢迎您参与真人版密室逃离游戏。”

    甄暖猛地抬头,墙壁上挂着led显示屏,屏幕里有个白脸红鼻子的小丑,涂着浓浓的黑眼圈,眼神直勾勾的。

    动作夸张却机械。

    “您已进入游戏区,无法后退,请您选择一条道路,发挥您的聪明才智,继续往前,祝您找到足够的道具和提示,破解密码,打开机关,成功逃离密室。”

    甄暖:“……”

    “如您需要帮助,请摁下墙壁上的警报按钮,工作人员会立即对您进行救援。”

    甄暖去摁,可按钮根本没反应,上边的提示灯也不亮。

    她仰起脑袋望小丑:“它是坏的。”

    小丑的脸停留在僵硬的笑容上,播报已经停止。

    甄暖:“……”

    她挠按钮,还是没有反应。

    信息栏里放着地图,她拿了一张来看,她所在的位置是入口,下边有个选择区,再就是密密麻麻的密室逃离房间。

    事到如今,只能往里边走。

    这里是游戏区,气氛被刻意营造得诡异。她扶着墙壁,一级一级走下陡峭的楼梯:

    “我来找队长……队长在下面。队长……”

    头顶上远远传来“吱呀”一声,若有似无。

    甄暖停下,扶着墙壁,仰起脑袋看。目光所及之处只有狭促的旋转楼梯和昏暗的灯光。她隐约又听到了机器小丑的声音:“……欢迎您参与真人版密室逃离……”

    有人进来了?!

    甄暖煞白了脸,一溜烟往下逃窜。

    楼梯底下是一个大厅,这个厅很奇怪,竖着很多道墙,甄暖看不出格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跑到一堵墙后边躲起来。

    这么晚了,不会有人跑来玩密室逃离,而且外边还有设备维修的标识。她想起言焓收到的那封信,一定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来者不善。

    不是言焓。她听得出言焓的脚步声。

    地图上说这里是出发大厅,有3个出口,对应3条玩家路线。她不知道言焓去了哪里,而她困在一面面墙壁中,离每个出口都很远。

    她稍稍转身,没想骨头咯吱叫了一下,她傻了眼,几堵墙外,男人的脚步停了。

    他发现了她?!

    死一般的寂静。

    但甄暖感觉到那人正无声地向她靠近。

    她背后冒冷汗,张开双臂,怕衣服发出摩擦音。以极慢的动作迈腿、脚后跟着地、一点一点地朝另一面墙走。

    太轻太慢,她重心不稳,摇晃着走到墙边,

    静悄悄的空气里飘来一丝极淡的烟味,陌生的,在加速靠近。

    地上出现了一道急速扩大的黑影,那人来到墙的另一面了!

    甄暖捂住嘴转身就跑。那男人迅速上前,伸手握住她的肩膀,狠狠一拧,将她的身体掰过去。

    “放开……”甄暖的尖叫戛然而止,瞪着眼惊诧望着来人;对方也诧异地望着她。两人异口同声。

    “戴青?”

    “嫂子?”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戴青松开她:“你先说。”

    “我队长不见了。”

    “你和言队一起来的?”

    “是。我们在游乐场玩,但有人塞了信给他,他一看,就立刻去追。我跟着跑来,可他不见了。这个鬼地方,我又出不去。”她望他,“你怎么会来这里?……沈弋让你跟着我?”

    “呃……”戴青支吾着,手往后挡。

    甄暖眼尖,那是一个信封,上边两个青色的字“戴青”。

    “不是沈弋。你是被人引过来的。”一瞬间,她什么都明白了,“你当过特种兵?”

    戴青苦笑两声:“还立过功呢,但后来犯事儿被除名,跟着弋哥混了。”

    “当年你和队长是一个行动组的,这些年和他作对,你也……”

    “嫂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弋哥真的是良民,做正经生意,从来都安安分分的。”他其实比甄暖大,但喊“嫂子”习惯了,改不了口。

    “……”

    甄暖语塞,要说什么,戴青突然皱了眉,对她比个噤声的手势,猫着身子走到墙边。

    还有人?!

    他骤然出拳朝墙后打去,对方一手飞快拦截,

    “是你?”

    “是你?”

    戴青回头看甄暖:“又是熟人。”

    来人从墙后走出来,甄暖讶住:“程副队长?你怎么……”她见了他手里的信封,“没看出你和队长以前是战友。”

    “‘银剑’行动是机密。”

    “可我在网上搜查队长资料时看见过啊。”

    程放解释:“那是公开的代号,如果你查银剑行动,是查不到内容和其他组员的。”

    “像掩饰一样?”

    “嗯。”

    “那银剑行动真正的代号是什么?”

    程放迟疑,倒是戴青无所谓地曝光:“彩虹。”

    “……”

    甄暖心想,果然银剑比较正统。彩虹是个什么鬼……

    而且,戴青他该不会是潜伏在沈弋身边的……难怪沈弋总被言焓坑,她心里不太舒服,想问戴青,但顾忌着程放在,这事不能乱开口。

    程放:“看来,是有人特意把我们聚起来。不过,小猫儿怎么会在这里?”

    “我追着队长来的。我看见他跑进来,人却不见了。你们呢,怎么会来游乐场?”

    “一个朋友开公司,我们聚了聚。言队长之前还拒绝说不参加,没想到他也来了。”戴青说。

    程放没说话,是同样的理由。

    甄暖琢磨,他们来游乐场参加同一个聚会,却分别被吸引过来?

    她说:“队长是带我来……”她看程放在,话没说完。队长不参加聚会是为了带她玩儿。

    戴青把地图展开:“其他人应该在里边,我们想想走哪条路。”

    “应该只有一道门可以打开。”程放说,“对方想把人聚集起来,让我们随机分开走的可能性不大。”

    甄暖:“万一对方的目的是把你们分开,然后一个个杀掉呢?”

    戴青:“……”

    程放:“……”

    “应该不会吧。”

    三人一起去找出口,果然如程放猜想,有两道门推拉都无法打开,没把手也没锁头,剩下最后一道是密码门。

    “要找密码吗?”

    “应该是。”

    甄暖:“密室逃离里边应该会有道具和线索的吧。”

    戴青:“但现在房间里什么也没有。”

    甄暖望向房间中央那些奇怪的墙壁,一堵堵毫无规则地伫立着,宽一到两米不等,顶端没有触及天花板。

    “这些墙太奇怪了,很突兀。会不会是线索?”

    “很有可能。”

    可检查一遍后,墙面既无刮痕,也无机关。房间里同样有一个小丑显示屏,但图像静止,并没有提示。

    戴青:“房间其他角落也看过,没有异样。”

    程放皱眉思索,

    甄暖抬头望:“只有一个地方没看了。”

    “什么?”

    她指:“看,这些墙离天花板还有一段距离,墙顶上还有一面啊。”

    戴青和程放一愣,对视一眼。

    戴青屈膝半蹲,双手叠放在膝盖上,程放踩上去,借着他的举力,一手攀住墙顶,两三下爬上去,又回身拉戴青,后者同样轻而易举上了墙顶。

    甄暖留在原地举头望:“上边有东西吗?”

    但两人都没做声,安静极了。他们一动不动,蹲跪在高高的墙沿上,像被点了穴。

    “你们看见什么了?”

    好几秒后,程放回身跳了下来,径自走向密码门,戴青一言不发尾随。

    “上边有什么?”

    没人答话,他们像被同时抽了魂儿。

    程放在密码器上摁下3,随后手指往下移一格,略显犹豫。戴青伸手摁了7。

    37,门开了。

    面前一道黄色的走廊,走到尽头拉开木门,是一个宽大的厅,灯光昏黄,视线不太清楚,餐桌边或站或坐着4个男人。

    见到程放和戴青,他们的脸色无多大起伏,看到甄暖时,却神色各异起来。

    “队长!”甄暖一眼看见言焓,飞扑去他身边。

    言焓诧异:“你怎么来了?”

    “我追着你跑过来的。”

    他皱了眉:“我跑得那么快,你怎么可能看得到我的方向?”

    “……?”

    言焓揉了一下鼻梁,很棘手的样子。

    旁边有男人微笑:“看来,有人故意把这位小姐引过来了。”

    说话的人油光满面,眼神精明,手里的信封上写着“黄晖”。

    “为什么你认为是有人把我引过来的?”甄暖不懂,她觉得奇怪,当时她看的那个人就是队长啊,难道是眼花?“既然引我过来,就要让我走到这间房子吧。可要不是程副队和戴青,我就困在白色密室里了。”

    周围人齐刷刷看她,黄晖把手机给她看:“前一间房间的密码在这里,你看看。”

    甄暖这才看到刚才程放他们爬上墙顶后看到的景象,雪白的墙顶上写着一个一个的红色粗体字:张浩强,李山,万达海,徐小菊……

    她不明白:“这些是什么?”

    黄晖盯着她的表情,似乎在判断什么:“墓碑,那些墙是墓碑群。你刚才从墓地里走来。”

    甄暖回想白花花的安静伫立的墙面,

    37的意思是37个死人?!

    银剑(彩虹)行动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且现场另外两个人,她似乎在哪儿见过。

    一个精明干练模样周正,四平八稳地坐着。甄暖看见他的信封上用红色字写着“申洪鹰”,这才想起是申泽天的哥哥。

    另一个站在申洪鹰身后,戴着墨镜,表情冰封,脸上一道丑陋的疤痕,是24小时尾随申洪鹰的保镖。

    甄暖有次坐沈弋的车去华盛,在车里远远看过一次。就像纪琛的背后是沈弋一样,申泽天的背后是申洪鹰。他现在可以说是誉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红,橙,黄,青……”她望言焓,“绿色,蓝色,紫色呢?”

    言焓说:“被杀掉了。”

    申洪鹰目光看过来,锐利而探究。

    黄晖对甄暖笑笑:“他开玩笑的,紫色没有死。”

    甄暖意识到紫色是言焓。

    黄晖继续发问:“你是c-lab的法医,吕冰的尸体应该是你检验的。”

    甄暖一愣,吕冰是绿色?

    黄晖还要说什么,言焓皱了眉,把甄暖拉到身后挡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有话问我。”

    甄暖匿在他的背影里,轻轻揪住他的袖口。

    “好,问你。蓝千阳个性孤僻,当年他拒绝所有名誉功勋,早早退伍。没有固定职业,靠一身本领接零活,当私家侦探,还非法地做狙击手,杀手。他和我们所有人断了往来,但不会和你没联系。对吧?”

    言焓笑笑,盯着黄晖看,不答话。

    “作为警察,你不知道他做的非法勾当?你纵容了还是你根本就是他的支持者?”

    “我和他很少联系。对他的状况知之甚少。”

    黄晖并不相信。

    “现在有人杀了他,还恶意地把我们聚在这里。”

    言焓笑:“你在害怕什么?”

    黄晖脸一白,

    程放道:“黄晖的意思是蓝千阳的死有蹊跷,或许是复仇。……可能和当年的行动有关。”

    “复什么仇?”言焓问,不知是有意无意。

    大家再度陷入沉默,曾经的队长申洪鹰终于沉沉道:“可能当年的行动没有清干净。”

    “整个村子的人都没了,还不干净?”言焓似笑非笑。

    没人答话,程放看了言焓一眼:“可能真的不干净。有人想对我们不利。千阳的死就很蹊跷。我听说千阳的死讯后,私下调查过,表面看是意外起火,但人为嫌疑很大,他误服了几种相克的感冒药和胃药,导致昏迷,可他不会犯这种错误。且他脖子上有扼伤,是有人制服了他。”

    言焓:“他干那行,结仇多。”

    “如果就是因为那次行动呢?”

    “你们不是确定当年除掉的人是毒贩吗?如果是,你现在害怕什么?”

    黄晖噎了几秒,讥诮一声:“是,不怕报应。你女朋友的死算是报应吗?”

    甄暖用力皱了眉。

    言焓眼瞳微敛,静了半晌,弯弯唇角:“我的报应已经过了,或许你们的马上就到。”

    “你……”

    “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走出这里。”申洪鹰嗓音低沉,制止了两人。

    言焓扭头看他:“比起这个,我更好奇你们为什么走进这里。”

    “和你一样。”申洪鹰扬了一下手中的信封,“黄晖要在誉城开公司,请了旧友。我参加了,他也邀请了你,但你不来。聚会途中,我收到这封信,里面的内容吸引了我,我就来了。相信其他人也是同样的缘由。”

    言焓:“里面的内容是什么?和我的一样吗?”他把自己的卡片抽出来,但其他人没动静。

    连甄暖都看出来了,他们的信封里一定有各自不想为人知的秘密,这个秘密被那个送信人知晓了,大家才分别被引过来。

    “我知道他们10年前做了什么。”言焓念着卡片,装回去,“我想知道答案,于是追来了。”

    程放听言,道:“现在,失踪9年的吕冰确认死亡,千阳突然被杀,外边那个房间立着和当年村庄死亡人数一样的墓碑,是时候该说真话了。”

    “说什么真话?”黄晖问,“你也被千阳和小火影响了?认为当年我们接到的绞杀命令有阴谋?”

    “没有。”言焓打断,“上级下的命令是对的。但上级做出判决前,所依赖的‘村子是毒村窝点’的证据是你们几个反馈的。”

    申洪鹰抬起锐利的眼睛,这里他最年长:“我被包括在内吗?”

    “是。飞鹰队长。”言焓目光笔直迎视他,“吕冰在9年前失踪,他死在你的沥青厂里。当年就数他和黄晖最听你的话。”

    申洪鹰冷笑:“我不会蠢到把他埋在自己的地盘上。”

    黑衣保镖冷冷开口维护:“老板已经接到通知,明天下午会去公安局接受调查。”言下之意是此刻言焓无权对他进行质问。

    申洪鹰抬一下手,示意没事。

    “小火,是不是千阳对你说了什么?”

    言焓:“没有。他当新兵是你带的。他一直很敬重你。所以,对你也格外失望。”

    “那时你们两个年纪小,发生误杀,心理难以承受。我承认,是我们判断失误,但这只是失误。现在,村子里的幸存者找来了,目的是让我们反目,你不要上当。”

    言焓不答。

    他有自己的判断。

    那个村子其实是t计划双胞胎实验的中转站,每对双胞胎里‘假死’掉的那一个婴儿会被带来这里改变容貌和身份,然后送去给人收养。偏偏这块区域撞上了地盘扩张的毒枭。

    实验设备资料都清理移除,但附近居住的原村民挪不走。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掉一个可能的知情者。

    t计划组织者在银剑行动队里安插了内鬼,借着缴毒的名义光明正大清理了后患。

    但显然,原本完美的计划出现漏洞。队员里有人对这件事刨根问底起来,反而挖出不为人知的t计划,查出昔日的战友里藏着内鬼。

    和t计划唱反调的人出现了。

    实验中的双胞胎开始一对一对“巧合”而“自然”地死亡,连t计划的重要组织者之一郑容,他的女儿也牵涉其中。到最后,郑容自己都丧了命。

    至此,t计划的人不能再袖手旁观。他们必须出面,揪出那个和他们作对的人。

    ……

    言焓看一眼手表,时近深夜。这群人不可能同时消失太久。一个晚上的时间,他想弄清楚的事情太多。

    当年的队员各自被一封信引来,他们的秘密是什么?

    引领大家过来的那个人消失去了哪里?

    他明白密室的机关,此刻隐藏在某堵墙背后,眯着眼睛窥探?

    还是说他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他是谁?

    是和t计划作对的人,想找出内鬼,查出真相?

    抑或是,他正是内鬼,想揪出和t计划作对的那个人?

    他是否和吕冰千阳的死有关?

    以及,9年前的沥青厂究竟发生了什么?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