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亲爱的苏格拉底 > 第18章 chapter18

第18章 chapter18

作品:亲爱的苏格拉底 作者:玖月晞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言焓静默地立在那副名为“夏时”的画旁,一瞬不眨地凝视着。

    一瞬间,那副画似乎动了一下,夏天的风吹过青石巷,树叶沙沙,落英缤纷。

    空气里是金银花和西瓜的味道,是夏天的味道。

    他推开院子门走进去。

    四周忽然风起,树下的秋千轻晃着摇动了一下。

    那棵树很大很粗。

    他3岁的时候,妈妈说让他赔着小夏时玩。可小女孩一点儿都不好玩,软不隆冬的,脸一捏就瘪掉,他才不想跟她玩。

    他绕着大树跑,说:“阿时你来追我呀。”

    小夏时立刻屁颠颠去追他。

    他半路溜掉,出去找别的小男孩玩去了。

    小夏时一直咿咿呀呀喊着“小火哥哥”,跑了半天看不见人影,便停下来前边望一下又后退几步望一下,还是看不到呢。

    她抓抓脑袋想了想,又咧开嘴笑,继续乐呵呵唤着“小火哥哥”,围着大树跑圈圈。一个人绕了一下午,还很纳闷为什么总是追不到小火哥哥呢。

    他4岁的时候,她缠着他荡秋千。

    他说好呀,然后把她推到天上去。她吓得抓着绳子哇哇大哭:“小火哥哥你别推啦,我会掉下来的。别推啦。”

    他不满地问:“还缠不缠着我玩了?”

    “不玩了,呜呜……”她皱皱的小脸上全是眼泪鼻涕。

    而他后来被爸爸一顿揍。

    他5岁就上学了,学前班的小夏时一天到晚跟着他后头喊“小火哥哥”,他几番恐吓才让她在同学面前闭了嘴,没让“言小火”这个她不识字乱叫的名字流传出去。

    可她还是成天乐颠颠跟着他,小手揪着他的衣角,他到哪儿她到哪儿,他快烦死她了。

    学校的同学一见夏时和言焓在一起,就一边手指羞羞脸,一边调皮地嚷:“言焓的小尾巴,言焓的小媳妇,言焓的小尾巴,言焓的小媳妇……”

    有一天放学遭遇同样的事,小言焓气死了,冲身后的小夏时嚷:“不许跟着我!”

    小夏时揪着书包带子,怯怯地一缩,软萌萌道:“妈妈说让我跟着你放学回家的。还有,韩阿姨也说让你放学带我回家。”

    小学生们更可劲儿地起哄:“哦~哦~言焓和小媳妇住在一起啦!结婚!结婚!”

    他气得满脸通红,一把将她推倒,撒开腿就跑。

    小夏时慌张张从地上爬起来,跟在后边追,一边腾腾跑,一边呜呜哭:“我不知道回家的路。小火哥哥带我回家,呜呜,我不知道回家的路。妈妈!小火哥哥!”

    可他一溜烟跑回家,早把她甩在云山之外。

    ……

    言焓想,如果那次她没被找回来,从此丢了,或许他早就不记得她。

    画里,似乎风在吹绿叶,簌簌作响,

    他看一眼绿油油的枇杷叶子,仿佛又看到多年前,8岁的他站在树下揪果子,扎着小辫儿的夏时围着他蹦来蹦去,急忙忙地喊:“小火哥哥,我也要一个,我也要一个呀。”

    他摘了果子一溜烟跑掉,她光着脚丫在青石巷子里追,栽一个跟头磕肿了额头,她趴在地上眼泪汪汪却忍着不敢哭,怕大人知道了揍他。

    回想童年,他觉得幼时的自己对夏时太坏了,他不明白她喜欢他哪点。后来问她,她愣头愣脑地回答:“因为你对我最好呀。”

    哪里好了呢?

    小夏时3岁的时候,夏天中午的太阳照得好大,她摇摇言焓的手,软软地说:“小火哥哥,我想吃冰棍。可妈妈不让我吃,你给我买好不好?”

    “好吧。”小言焓拉上她的小手,慢吞吞走过那一条条对孩子来说好长好长的巷子。

    走到半路,小夏时说:“我听你妈妈跟我妈妈说,长大了要我嫁给你呢。小火哥哥,嫁给你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让你搬到我们家里去住,哦,还有亲亲。”

    “亲亲?”

    “嗯。”小言焓停下来,在她软嘟嘟的脸蛋上啃了一口,“就是这样啦。”

    “哦。”她揉揉脸蛋,踮起脚又在他脸上啄了一下。

    两个小娃娃你啃啃我,我亲亲你,玩够了才牵着手慢悠悠上路。

    她人小腿短,走一会儿就耍赖蹭在地上不肯动了。

    小言焓便背上她,像只乌龟一样哼哧哼哧地走。

    小夏时4岁的时候,蹲在地上玩泥巴。

    有淘气的孩子走过来扯她的辫子,又揪她的脸。她害怕,却不敢哭。小言焓冲出来,把人一顿暴揍,从此附近再没人敢欺负夏时,但言焓被他爸一通打,屁股都肿了。

    小夏时5岁的时候在乡下玩,男孩子们烧野火。她从小怕火,婴儿时遭过火灾,烧死了双胞胎的姐姐夏天。

    她一个人缩在田埂边哇哇哭,不敢动。是小火哥哥跑来,捂住她的眼睛,把她抱在怀里走出起着火的芦苇荡。

    他把她抱到小溪边,给她洗花花脸,洗小手,洗肚皮,洗小脚丫,还抓蝌蚪和小鱼给她玩,逗她开心逗她笑。

    他们一起上下学,虽然有次把她弄丢,但后来,他一直牵着她的手来回学校,路上看见好玩的东西,一起停下看,看完了又一起走。

    等渐渐长大,不好意思牵手了,两人就一前一后。

    他比她高一级,小升初后不在一个学校,每天放学必然百米冲刺到小学门口接她,还装作我也是慢吞吞刚刚来的样子。

    中学在一个学校了。

    她刚上初中,他就放话,她是他罩着的,谁也不准惹她不爽,不然他不客气。

    夏时听说后,脸红答答地去问他;

    他皱眉,疑惑状:“我说过这话儿吗?喂,夏家阿时,不会是你想缠着我,故意这么说的吧?”

    那时,他特别贪玩,总是逃课,可不论跑多远,放学铃声响起时,他都会准时出现在学校。老师都说,对言焓来讲,放学铃才是上课铃。

    回家的路上,他酷酷拽拽地走在前边,发觉好长时间她不作声了,又紧张地回头,生怕她走丢。

    她就抿着唇,软软地笑:“小火哥哥,我都那么大了,不会走丢啦。”

    他脸一红,哼一声:“切,谁看你呀?”

    再后来,她越来越漂亮,他也越来越帅气,找夏时交往的男生,找夏时退出的女生都渐渐多了。

    他打架的次数也随之剧增,绝大多数都是为她。

    他从没说过喜欢她,却比任何人都护她。

    他很喜欢且擅长贝斯,和朋友们组了乐队,有了他自己的朋友圈子,有个女孩以高超的DJ打碟技术加入他们的乐队,成了言焓少有的异性朋友。

    乐队曾有过一段异常辉煌的日子,闻名深城。乐手们的友谊也非比寻常,却有一次,言焓不肯去庆功,要去接夏时放学。他因为忙失约了很多次,那天他答应了夏时。

    平日里有人说DJ女孩喜欢言焓,他以为是玩笑,并没在意。

    女孩或许是仗着什么,酸味十足地说了句:“是公主吗,放个学还要人接回家,没长腿啊。”

    言焓不耐烦地皱眉:“就是公主,怎么了?!”

    作为另一个学校的校花,DJ女孩压抑了很久的情绪在那天释放,缠着拦着不让他走,又哭又闹,整个队的乐手都在劝和,女孩质问言焓:“我哪里不好,哪里比不上你家弱不禁风的小公主了?”

    言焓甩出一句:“长得太丑,倒胃口。”

    那次,由于各种原因,事情闹得很大。

    在那之后,乐队散了。

    也是那次,因她受的伤害,他暴怒之下差点儿失手杀了人,是她扑到他怀里拦住,惊恐地哭喊:“我没事。小火哥哥你别这样,别这样。”

    他握着肩上她哭得颤抖的脑袋,终究克制住,血红着眼说:“他妈的以后谁敢动夏时一根头发,我要他的命!”

    他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时间一天天地过,他一天天地拔高,不知不觉中,他都还没有意识到,回头看,就已经爱她到了骨子里。

    见不得她受欺负,看不得她流眼泪。只要她跟在他身边走,低着头,含着笑,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心情就很好。

    或许,只有一种解释,是命里血里注定的。

    分明下定心保护她一辈子,分明发誓:他妈的以后谁敢动夏时一根头发,我要他的命!

    可现在,有人把他最心爱的女孩拆得七零八落,第一年,失踪,第二年,一根骨头和碎肉,第三年第四年,更大片的骨头器官和组织……

    可现在,有人把夏时弄不见了,从世上消失了,他却不知该去要谁的命!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