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为君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作品:为君 作者:三无斋主人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闻着韩爱卿身上松木的清香,累了一天的楚昭还没被抱回客房,便在韩起怀中安心地睡着了。

    六月间天气热,楚昭睡得很不安稳,翻来覆去地梦见自己被四大家族装在盒子里,系上蝴蝶结给卖掉。感到身旁好像有个冷冰冰的气息,楚昭下意识就贴了过来,抱住一个大冰枕蹭两下,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韩起看着乖乖躺在床上睡觉的小主公,觉得信纸上、仆人口中的那个世子殿下忽然鲜活起来。虽然两人很多年不见面,但他却并不觉得陌生,反比第一次见面更添几分熟悉感。

    韩起陷入回忆之中,本应可怕的血红双眸中矛盾地显出一片柔和。

    和每个不幸走上犯罪道路的天才一样,韩起也有一段悲伤的往事。他虽然是个天才,却从小就因为红眼睛受到排挤和欺负。

    韩起的母亲是一个军奴,他短命的爹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作为军奴的遗腹子,自然也是军奴。据他那个疯疯癫癫的娘亲所言,他爹似乎是个什么大人物,韩起自己是不怎么相信的。他娘还曾经说自己是个公主呢。军营里的营妓做着公主梦,如果这样能叫她舒服一点,韩起是不怎么愿意拆穿她的。

    便是最低贱的军奴中,也会分出个三六九等。因为生就一双古怪的眼睛,韩起在军营里很受排挤,连他的娘亲,都不怎么乐意看到他。

    当然,这样的排挤也算是一件好事。作为军奴,就算是男童,长的稍微好一点,只怕都难逃成为士兵或者其他健壮军奴玩物的命运,好在韩起从小就有一双红眼睛,这双眼睛让周围的人对他退避三舍,称之为“鬼若”。直到韩起五岁的一天,将军营里的马槽刷洗干净之后,韩起回到娘亲的营帐里。这虽然是军妓营,但是因为韩起他娘颇有姿色,生意很好,所以单独拥有了一间帐篷。这间帐篷就是小韩起遮风避雨的地方。可是这一天他回到帐篷,看到的却是娘亲尸体。听身边的人说了事情的始末,原来是军营里新来的那位大官喝醉了酒,又闲来无事,就拿这群军奴取乐,要这些营妓与狼犬裸交于帐前,而他那个疯癫的娘亲不肯听从,打扰了大官的雅兴,就那么被杀了。

    不过是一个营妓,杀了也就杀了,大官清醒过来之后,倒也觉得自己做的过了些,派人送了些银两过来。当然落不到韩起手里。连帐篷都被别人占了。

    无处可去的韩起沉默地把母亲的尸体收好,用娘亲藏在床下暗格里的银子买了一口薄棺。看他可怜,有老军奴指点他,说是那位大官姓李,是京城来的大人物,叫韩起不要哭闹,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这都是命,不认命不行。

    韩起点了点头。当夜,他就带上自己的匕首出门去了。就算那个女人对他不好,但是韩起还是尽心尽力地打算为她报仇。报仇的时候被喻王看中,进入死士营中。韩起便终于发现了一份适合他的工种,在死士营中混的如鱼得水。

    过得几年,因为年龄相当,业绩突出,就被喻王选中送去给儿子当替名僧,顺带兼职暗卫,和谢家的长歌长留兄妹互相策应,拱卫世子。

    到哪里对韩起而言都是一样的,他和世界之间,永远隔着一层血红色的屏障。

    还记得初次见面,老和尚再三叮嘱他,那个奶娃娃便是应当一生效忠的主人。韩起只在心里冷笑,抱住小小软软的娃娃,觉得这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世子殿下,看着真是碍眼。

    虽然韩起恶意满满,愚蠢的小世子却很喜欢他,两人一起亲密无间地洗澡澡,奶娃娃都是全心信任依赖的样子。韩起没怎么和人肢体接触过,本来情绪波动也不大,被世子摸过抱过之后,韩起觉得自己好像病了。这一病,足足过了一个月才恢复常态。

    第二次见面,奶娃娃已经变成一个满地乱跑的小童子了,却一副狼狈的模样。让韩起心里纠成一团的同时,便产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责任感:老秃驴说得对,没有我,这小笨蛋是活不了几天的。

    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看楚昭睡熟了,韩起就慢慢从这条小八爪鱼的怀抱里脱身,走到床边,拿出自己的包裹来。半旧包裹里除了几件换洗的衣物,就只有厚厚的一沓信。

    衣物都是上好的料子,谢家绣娘亲手缝制的。信上的字迹从鬼画桃符到似模似样,内容也都是些絮絮叨叨的小事,却伴随着韩起挨过那些饿肚子的寒冬或者冷得睡不着觉的漫漫长夜。

    欺凌和争斗,在哪里都不会少,即便是佛门清净之地也一样。别看韩起如今在寺中极有地位,那也是因为他现在拳头硬。

    遮那王纵然很有些本事,可也不是一开始就有本事的。

    起初到了寺庙里,因为韩起不爱搭理人,又长了一双红眼睛,偏偏还一来就空降为乌见禅师的弟子。看他不顺眼的人很多。韩起就经常被和尚们联手欺负。

    他吃的饭总是半生不熟,洗干净的衣服也经常被人扔到地上弄脏。确实没有人敢在明面上虐待他,但是那种细小的敌意最磨人,换一个心思重的,指不定寝食难安,愁都愁死了。

    韩起才入寺的时候,也不过七岁,就算是天才,心机上到底比不过一些大和尚。每次他奋起反抗,明明是正当防卫,被惩罚的却总是他。加上韩起性格不够圆滑,得罪了好多路人,到最后变成了寺庙里的和尚合起伙来整他。韩起隔三差五就被罚去后山。

    因为韩起天赋异凛,又常常在受罚的后山上练剑,惊动了山里隐世的剑术和兵法大家鬼谷子。暗中考察了一段时间后,鬼谷子认为韩起是个和他心意的可塑之才,天生有破军之命,注定成为斩杀千万人的杀神。便将自己的毕生所学倾囊相授。

    这位鬼谷子也是个奇葩,他一边悉心教导韩起,一边不停给韩起灌输负能量,说韩起生就天煞孤星命格,注定是要让天下血流成河的,所以要有自知之明。比起放任自己被秃驴欺负的乌见禅师,这个师傅说的话,明显更入韩起的心。他便也一心奔着当杀神的目标去了。

    按照正常趋势下去,韩起终有一天会成长为一个安静的大反派。可惜成长的路上总会遇见各种不知名的风险和障碍。如今韩起的反派成长之路上就遇见了最大的阻碍——小世子楚昭殿下。

    世子也不知是闲得慌,还是真的和这个替身基由乌见的仪式建立了某种神秘联系,自从他能够说话走路之后,就经常派谢家的仆人过来给社会边缘人士韩起送温暖。

    除了食物、衣服之外,连一些生活日用品都会送过来。若只是送东西,大约韩起会在日后报恩,但也不会入心,偏生世子不知从哪里寻摸来一只胖鸽子,有事没事就飞鸽传书一封亲笔信,信上什么重要内容都没有,全是絮絮叨叨自己吃了什么,学会了什么,叮嘱韩起天冷了加衣,天热了用冰,问他吃饱了没,喜欢什么口味的食物。

    若是和韩起易地而处,在孤苦艰难的处境里,有几个人能够抵挡得住如此细水长流的温情呢。

    鬼谷子知道这件事之后,就说楚昭是心内藏奸,有所企图。这愤世嫉俗的老怪物看事情的确很准。

    可惜杀神韩起到底还处于幼生体时期,看不透世子的险恶用心,很轻易就被美食和鬼画桃符攻略了,还第一次对自家师父的话产生了怀疑。毕竟,世家子大多都有寄名僧,也有常常上山来看望的,也有几十年不闻不问的,还有生了痨病用替身做药材的。目前看来,楚昭对他韩起好,的确不能获得任何好处。

    起初的时候,韩起一封信都不回,连世子身边的丫鬟都看不下去,让世子别再写了,不过是个贱奴而已。但是,楚昭每每能从系统上升的忠诚度里得到信心,便丝毫不介意韩起不回信。反而剃头担子一头热,写信写得更加频繁了。到后来,鬼谷子这个老怪物死掉了,韩起山居寂寞,便也偶尔回一两封言简意赅的信。

    因为世子常常派人上来送东西,寺庙里的人便也跟着高看韩起一头。到后面几年,韩起剑法日益精深,更是只有他虐别人的份了。

    一晃六年过去,世子持之以恒的送温暖活动终于在今日得到了回报。不过用些小恩小惠,楚昭就得到了未来的绝世名将韩起难能可贵的忠诚,的确是笔极划算的买卖。要知道,即使楚昭不对韩起好,韩起也最终会靠着自己的能力,完虐羞辱过他的人,走上人生的巅峰。只是过程肯定要比现在惨烈百倍。

    ***

    屋子里只有一张床,韩起让给了楚昭,自己搬了一把胡椅,守在他的床头。

    乌见大和尚推门走了进来,看到徒弟挺直脊梁守在床边,好像一条警惕的猎犬,不由得露出欣慰的目光。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徒弟冷情冷性,不爱人亦不为人所爱,最后走上邪路。如今看来,凶猛的野兽终于找到了驯兽师,他终于可以放心了。

    “世子是和你血脉相连的人,比亲人还要更加接近。你要好好守护他,不许违逆他的意思。明白吗?”老和尚语重心长地说道。

    韩起看他一眼,没吱声。

    楚昭睡得不太安稳,听到耳边有人嗡嗡的讲话,就哼唧一声,抓起床上的瓷枕出处扔,乌见老和尚笑着摇摇头,转身出门去了。

    因为枕头被任性的世子殿下扔掉了,韩起将自己的手掌垫过去,好让这娇气的小少爷睡得舒服一些。

    或许鬼谷子的话并不全对,乌见老秃驴的话也并非全无道理。世子待他,的确比那个名义上的母亲都要好。守护这样的人,也是应该的。

    韩起空洞的眼睛里暗红色渐渐消退,黑色眸子专注地看着决心效忠的小主公。月光在那精雕细琢的五官上跳动,完美的鼻子和嘴唇,还有优雅的颈项。

    一股奇特的喜悦在韩起心里流淌,从此以后,他便不再是一个人了。但是在这喜悦背后,又有种深沉、冰冷的恐惧。

    因为血色双眸,韩起从一出生就在被世界拒绝,母亲死后他当上暗卫,学会杀人,迷恋鲜血,可说是满手血腥,不人不鬼,后来又被和尚欺负,跟了个三观不正的师父,自然没得到过什么好的影响,对生命也毫无敬畏之心。但韩起纵然是个变态,却有一样好处:诺不轻许,情不轻付,一旦动情便一往而深。是个最冷血又最痴情的人。

    韩起的娘亲不过是生了他,在他小时候不怎么尽心的照顾过几天,韩起就能豁出性命不要去复仇。如今世子对他这样好,便叫韩起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觉得无以为报,只担心世子终究有一天是要将对他的好全都收回去。

    鬼谷子的告诫再次回荡在耳边……天煞孤星……所有人最终都会离他而去……

    韩起另外一只手动了动,放在少年纤细的脖子上,来回轻轻地抚摸。于此同时,他的眼睛里现出一种狂乱痛苦的神情。

    楚昭呼呼大睡,半点不知道自家爱卿又在发病,他觉得自己的脖子有些不舒服,就把韩起的手扯开,垫在自己的脸下面,还蹭了两下,迷迷糊糊地问:“豆蔻,你的手怎么变得这样粗糙了?”

    “豆蔻是谁?”韩起沉声问道。他也知道,一个下属这样对主公说话是大逆不道,但是他觉得世子害他生了病,根本克制不住自己。

    楚昭睁开眼睛,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在谢家,而是在山里,和韩起待在一起。

    “豆蔻是我的侍女。”楚昭答道,“对了,你怎么坐在椅子上,快上来和我一起睡。”

    意识到可能是自己的四仰八叉睡相将韩起挤下了床,只能换到椅子上去睡觉,楚昭有点不好意思。身为一个模范主公,这样对下属可不行。于是楚昭赶忙往床里侧移了移,拍着外面一大片空挡,安排道:“你睡这里。咱们将就一下。”

    “韩起不敢。”韩起回想着香客们的从属部曲都是如何说话的,努力让自己的言行举止不会显得很怪异。他担心自己吓到娇气的小世子。有时候他什么也不做,就有来上香的小少爷被他吓哭。“能睡在世子榻前,已经是起莫大的荣耀了。”

    依照当时高门子弟的尿性,韩起这样的人,别说上他们的床,就是和他们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都是巨大的侮辱,恨不得将那些冒犯他们下人千刀万剐。正是知道这些,韩起才没有敢上床。只是守在床边上。

    楚昭揉着眼睛,大大咧咧说道:“没关系,你不一样,可以上榻与我同眠。”老刘家的皇帝为了招揽人才,给人洗脚都愿意,楚昭如今急于培养自己的班底,更不会介意和韩起睡一张床啦。

    韩起的眼神闪了闪,还是没动。

    见韩起一动不动,楚昭可怜兮兮地问:“你不会要我睡地上吧?”

    *系统公告:韩起好感度1*

    韩起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闪而逝的笑容。这孤狼般的少年便显出几分稚嫩来。

    楚昭眼睛一亮,更加积极的邀请韩起同榻而眠。还主动去拉人家裤带,替自己的未来大将军宽衣解带。

    两个人很快躺了下去。韩起僵硬着身体一动不敢动,觉得自己常常睡的床榻也因为多了一个人而变得不一样了。不得不承认,未来风靡大楚万千少妇的韩元帅如今真是纯情得一塌糊涂。

    楚昭对韩爱卿纠结的少男心毫无所觉,躺下不到三分钟,就睡得像只小猪一样了。因为白天着实累惨了,楚昭还不体面的打起了小呼噜。

    韩起的体温天生就比正常人低一点,于是过不多久,打着呼噜的楚小猪就不安分的拱啊拱,拱啊拱,拱到自家爱卿怀里去了。

    韩起楞了片刻,终究还是犹豫着伸手搂住世子。韩起的下巴刚好靠在楚昭的头顶,腿部贴在世子的臀下。两个人仿佛天然就该在一起,无比的契合。

    *系统公告:韩起的好感度1*

    ……

    *系统公告:韩起的忠诚值1*

    ……

    *系统公告:韩起的忠诚值达到100。恭喜获得属性人物永不背叛的忠诚。*

    熟睡的楚昭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可能是白天被吓惨了,导致楚昭精神压力过大,刚睡熟,又开始做梦。这一次,楚昭梦见自己被孙恩抓起来绑住四肢,吊在一口大锅上,要把自己洗白白然后吃掉!

    楚昭吓得拼命挣扎,这时候崔景深出现了,他还指点孙恩,让他在汤里多加点盐。接着,前世的好友也出现了,质问他为什么要抛弃自己,独自在异世快活?还说崔景深就是平行世界的另一个自己,如今是专门来讨债的。又骂楚昭是个大蠢货,早晚要被人吃掉。之后,楚昭就被鬼面人压着,坐在一根红铁棍上头,被惩罚去舂米。

    闭上眼睛浅眠的韩起突然被小世子一拳头打醒,然后听见小世子在梦里说了一连串他听不懂的话。一边嘟囔,一年在韩起的怀里扭来扭曲。

    韩起今年已经十五岁了,被世子这么一磨蹭,立时就起了反应。粗、大很快就挺立起来,像一柄剑一样抵在世子幼嫩的腿/间。

    楚昭呜咽一声,下意识夹、紧了双腿。

    韩起的双眼迅速充血变红,第一次主动在心里默诵佛经。

    可能是被韩起天赋异禀的大鸟戳的不舒服,楚昭干脆用白玉般的双手握住抵在大腿根处的铁棒,想要将其扔出去。睡梦里的世子手上没什么力道,扔的动作也不过是软绵绵的在上头撸动而已。

    真是要人老命!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