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为君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作品:为君 作者:三无斋主人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距离上次端午节风波转眼又过了一月。

    郭师傅去了谢菀那里,自然是按照主子的吩咐大展身手,谢菀是个面面俱到的,当下就把这些新奇吃食送与自己熟识的闺中小姐,满帝都中,不论寒门名族,甚至是只和自己在选秀中有一面之缘的小娘子,都送了去。一来是表示交好器重,二来也未尝没有炫耀之意。

    那头王若谷、崔景深、卢恒、韩起四个在楚昭持之不懈的美食攻势之下,连最难攻略的韩起好感度都有所提升。这四个能被系统看中,没一个蠢人。听寄奴派去的仆人那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心下皆尽起疑。一打听,便将谢家内宅里的事情猜出个七七八八。除开利益考量,家族立场,这四位攻略中的未来重臣便或多或少,真心挂怀借住在外家的小主公,担心他虎落平阳被犬欺。

    虽则王若谷、韩起二人不甚知道后宅的*手段,也绝不至于干看着世子被人欺负不出手。再则,崔景深和卢恒可吃过宅斗的大苦头,深谙后院里的鬼蜮伎俩,其中尤以崔景深为甚,他早被自家二伯母教导为各中高手了,闻弦歌而知雅意。

    因此,这一个月中,都中先是到处都传谢莞得了一个好厨子,是谢家为了谢莞进宫准备的,说起来人人都羡慕她命好。也是谢菀一时得意失了谨慎,每每得了新鲜吃食,便大张旗鼓地四处送。郭师傅做出来的东西,有很多都是受楚昭启发得了灵感,是后世的吃法,当时独一份,连宫里吃了都说新奇。便是李太后,也道莞莞这孩子讨人喜欢,难怪家中长辈疼爱。

    三代为官知被服,五世做宰知饮食,可见饮食难知晓也。因此,是否通晓饮食的制作与品评,便成为当世衡量家世高下的标准之一。有的家族传有饮食方法,但密不示人,以此来加以炫耀。因此,世家里的厨子往往都是世仆。平白不会与人,顶多亲戚间借用一下,也会防着家族食谱外泄。

    如今谢家舍得将这样的世仆陪嫁给谢莞,莫不是这朝堂中的风向又要变了吧?于是便有好事者去打听这厨子究竟是什么来头。一打听,发现这厨子原是喻王妃的陪嫁,往日专门伺候小世子。想来是喻王妃大方,转送给家中小娘子做陪嫁。可见谢莞的确好人缘。

    偏这边卢恒是个大嘴巴,逢人就说寄奴孝顺,将自己最爱的厨子送给他们老太太和老大人。崔景深偶尔与一干公子说起此事,也不经意提几句。

    过不多时,都中人都知道了,哦,原来喻王妃的厨子是孝敬家中长辈的。那怎得又到了谢莞那里呢?纵然她是要做皇后的人,也不至于充作喻王妃的长辈吧?

    原本京中嫉恨谢莞的小娘子就多,往日只是碍于她面面俱到,名声又好,抓不到把柄而已。今日这素来用贤德名声压人的谢莞居然也有行差踏错的时候,不由拍手称快。推波助澜之下,谢莞的名声自然受损。

    皇上也是热衷于吃喝享乐的人,连他有一次朝后都问起这件事。偏生那日是王若谷宿卫,一五一十全说了出来。皇上听了,便有耿然不乐之意。

    谢莞身子弱,在外头和人生了几场闲气,回来就病了。

    每次请安,见到卢老夫人面沉似水,李氏弱不禁风,谢莞强颜欢笑,楚昭便觉神清气爽,连饭也肯多吃两碗了。

    帝都的六月,晴空骄阳,暑热一阵阵袭来,院子里蝉鸣声声,有仆人专门拿了长杆子去粘。这样的天气里,人躺在那里不动都会直往下淌汗,可是碧云轩里一个病人一个小孩,卢老夫人便特意嘱咐了管事的,叫她先不要给碧云轩用冰。

    这几日真把楚昭热坏了。昨夜又是一宿未眠。

    长歌晨起见世子顶着两个黑眼圈,立时急了眼,身子一转就要去禀报王妃,却被楚昭拦住了:“外祖母说的也有道理,况且是长辈一番慈爱之心,就不要用这些小事打扰我娘和舅母了。”

    谢茂雅产后身体一直不大好,大夫来看过了,只说恐怕生产的时候伤了根本,有些阴虚之症,需要卧床静养,开了几服药吃着,也不见什么效果。今年春天的时候好了一点,到了初夏时,病势一发重了起来。碧云轩日日都飘散着药味。夏初帝都已经有暑气熏蒸,碧云轩的正屋里却还点着炭盆。卢老夫人的话,初听上去极有道理,便是谢晋也说不出她的不好来。

    楚昭心里门儿清。面上看着受宠,他到底不姓谢,有些事纵使自己占理,闹出去多少不好听。

    便是自家人,住一起久了,牙齿还能磕了舌头,况且还是寄住的尴尬身份呢?再一个,他如今虽然有个世子的名头,但娘亲现病着,便宜老爹自顾不暇,外头政治风向一变,或者皇帝有了儿子,无论哪边生的,他的小命都危在旦夕。仔细论起来,比之入了荣国府的林妹妹,处境也强不到哪里去。

    好在楚昭是个男人,总有自己争气出头的一天,倒也不在意那暗地里的风刀霜剑。一车冰而已,他还不曾放在心上,生那起子没由头的闲气。喻王虽然远在外地,银钱上却从来没短过他,再说还有谢茂雅的陪嫁铺子。

    于是,虽然不能撕扯开来大家没脸,不差钱的世子殿下也不肯继续忍耐受苦,便自掏腰包,让长留出去光明正大买一车冰回来。多大点事呢。

    王妃身子不好见不得风,向来不肯拘着儿子闷在屋里。所以这一日吃罢早饭,豆蔻就撺掇着几个丫头带小世子出去乘凉,当然,乘凉的地点不能远了,就在碧云轩庭院的那几棵老树下头。那边有个水池,池上时有微风袭来。

    丫头们只在浓荫下头铺一张竹榻,把世子殿下和他的小凉被往上头一放,再摆一张红木小方桌,一个小竹椅,便是消暑的好去处。

    世子殿下生的沉静,能呆在那里一整天,或是看书,或是写字,半点不像其他男童那样吵人。

    有时丫头们做针线,猛一抬头,便发觉世子殿下一双倒映湖光山色的眼睛把自己盯着。或是温温柔柔说一句:坐过来一点,仔细太阳晒着你,或是客客气气要水喝。小小一个人,粉雕玉琢般,只叫人疼爱到心坎里去。

    日移庭园静气生。不知不觉中,太阳星在空中行过了中天。

    楚昭一笔一划认真写完最后一张大字,便听到悦耳的系统提示音。旁边的侍女赶忙尽职地履行红袖添香的职责,帮世子殿下收拾文房四宝。

    *系统公告:完成十张大字,才艺加一点。*

    大名楚昭(八岁美食家&颇有资质的普通幼儿)

    身份:喻王嫡长子

    健康:76

    威望:33

    魅力:64

    智力:58

    武术:13

    礼仪:39

    才艺:40

    特殊技能:读心术1级(待升级)

    采集术0级<文><食>

    点开系统面板,例行查看了一番,楚昭就有些犯困。

    长青觑他空了,赶忙端上来一盘子凉品。有沙绿色的绿豆凉糕,有肥城桃加油加糖冻出来的水晶桃,有莱阳梨切丝浇上桂花酱做的晶糕拌梨丝,颜色好看不说,更在暑热的天气里泛出丝丝白气。十分诱人。

    楚昭一见,不由胃口大开。吃完甜点果品,长青又端上来一碗起先冷藏在井中的槐叶冷淘。淋上麻辣鲜香的浇头,吃过甜食后来这么一碗冷淘面,配上一大碗冰镇酸梅汤,真是极致的享受啊。让楚昭升级后灵敏的味蕾得到了极大地满足。

    厨房里郭师傅的手艺在楚昭刁钻的舌头锻炼下,已经越来越好了。今天那三样用冰的小点和槐叶冷淘,都是家常的方子,倒也并不稀奇,后头的酸梅汤却是得了世子吩咐后,郭师傅自己琢磨出来的。当世独一份。

    冰镇酸梅汤要用乌梅,赤砂糖,石蜜,糖桂花熬制而成,别的也就罢了,唯独赤砂糖和石蜜算的上一个稀罕物事。

    其实赤砂糖就是红糖,石蜜就是冰糖。

    大楚当时还是用大麦来做饴糖,也就是现代人常说的麦芽糖,其实并不甚甜。至少楚昭吃着,觉得不如前世吃的白糖甜。所以贵族多爱用蜂蜜替代饴糖。而白糖、红糖和石蜜都是用甘蔗榨出来的,非常珍贵。尤其是石蜜,只有西域和岭南才能出产,战乱时,本朝太/祖还曾今送石蜜给对手,以示炫耀国力。如此贵重的冰糖,便是王谢这样的人家也无法大量供应。楚昭知道这件事之后,便连连叹息,可惜他也不知道甘蔗炼糖法。

    *系统提示:完成成长任务——挫败谢莞的阴谋,获得谢家的全力支持。任务完成奖励:甘蔗炼糖法。*

    另一边,郭师傅满面油光地搓着手,道:“世子爷,请给此汤赐名。”

    楚昭回过神,随口道:“就叫乌梅汤吧。”

    郭师傅似乎略有难色,他虽是个厨子,也知道上进好风雅,如今听世子给自己的发明创造起了这么个普通的名字,不由有些失望。

    楚昭也不欲阻扰郭大厨上进的路子,想一想,他就奶声奶气地吩咐长平:“派些人给祖父,老夫人,舅舅和我娘都这样搭配着送一些去。就说是我吃着好,孝敬他们的。他们都比我有学问,就请他们给这乌梅汤起个好听的名字吧。”一番话说得有模有样,纵然乳牙美中不足地掉了一颗,神情也是正经八百的样子,显得端凝整肃。虽然他现在年纪尚幼,浑身上下已经很有王孙公子的气度了。

    郭师傅喜不自胜,连连谢恩。

    *系统提示:郭师傅忠心值加10点。

    *系统提示:郭师傅忠心值达到100。攻略完成。您获得一位有特殊技能的忠仆。*

    楚昭点开一看,果然发现郭师傅的名字后头也跟着一个称号:神厨。

    *系统提示:完成主线任务——获得第一位属性人物的追随,奖励特殊技能,可以看到所有下属的主要才能。*

    随意的点了一下,楚昭汗颜的发现,自己的确没有什么班底。跟着他的下属大多只擅长“绣花”“梳头”“奶孩子”之类的,稍微突出一点的就是还有人同时擅长“八卦”“打听消息”之类的事情。不过因为没有受过专门训练,绣花奶孩子的技能满点,打听消息的技能大多只有三四十。

    唯一例外的就是被孤零零单独列出来的异类韩起。他的主要才能是“杀人”,技能值高达92%。

    楚昭一看就愣住了。怎……怎么会这样?他的大将军不是武学天才和军事天才吗?什么时候变成报复社会的杀人狂了?

    担心自家爱卿长歪,世子殿下便赶紧地派了丫头送乌梅汤过去,又把自己从娘亲那里翻出来的《史记·武侯列传》一并送了去。那是一本讲前代名将与主公君臣相得,幸福一生的故事,楚昭这是打算给自家韩爱卿洗脑呢。

    不过,没常识的世子殿下并不知道,那名将其实与他主公有些不得不说的暧昧故事。大楚人都知道。只是史官没明说而已。

    解决完这干杂事,楚昭便吹着一丝丝凉风,惬意地躺在了树荫下。吃饱了闲的慌,他又还没到能思淫/欲的年岁,于是在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中,楚昭便无端生出点忧愁来。

    都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倘若自己王妃娘一死,指不定那个到现在为止都没露过面的便宜爹会怎么虐待自己呢。听说有的男人会把妻子难产而死的责任怪道无辜的幼儿头上,从此对亲生儿女冷淡疏远……

    想到这里,楚昭翻了个身,将小凉被往上拉了拉,覆盖住自己的脸。只露出一双大眼睛对着娘亲的房间张望。他有点发愁自己的未来了。

    庭院里两颗老槐树,一棵香椿树静静站在那里。两棵槐树下面吊着一架秋千,白术坐上头打瞌睡。

    阳光透过树荫,星星点点的光斑落在小世子黑亮的大眼睛里,仿佛睫毛上都沾上了光点。或许也不是光影的错觉,而是真实的水滴吧。

    罗氏守在旁边做针线,看见他这幅样子也不由得叹息,和旁边捉蝉玩的豆蔻悄声说:“咱们世子怕是想王妃了。王妃哪里都好,就是心思太细了些。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实在不必呕成这样。”

    豆蔻放下手里的长竹竿,压低声音说道:“换我也得怄气。上次那边闹了个没脸,过不久老夫人就和老太爷说,因着我们王妃身子不好,要将世子挪出去,虽说最后没成,那边的脸色一发的不好看。不然怎么会有用冰这件事?

    谢南家的也是楚昭的奶娘,她是谢晋亲自选的人,谢阀多少代的家生子,听了这话就道:“纵然不是亲生的,也不必做到这个地步。其实咱们王妃心里也担心过了病气给世子,不叫我们将世子往她屋里带了。实在没必要叫这娘俩再母子分离。赶明我和家里那口子说一声,透那么个意思叫外头老爷知道。”说着,她就匆匆忙忙提着世子赏的冰镇酸梅汤出了院子。

    她家里也有个小儿,楚昭不吃奶,所以也不拘着他们母子见面。投桃报李之下,谢南家的这个媳妇子倒是对楚昭忠心了不少。

    罗氏手上顿了顿,叹道:“没娘的孩子像根草啊。只盼着王妃无事。”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