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为君 > 第六章

第六章

作品:为君 作者:三无斋主人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哈哈,日后世子长大了,不如就由若谷兄来行成年礼吧。”一个不认识的贵族青年笑道。他说话的时候,楚昭的控制面板并没有亮,估计并非谢家亲眷,可能也不是四大家族的人。

    “那可真是便宜王若谷这个莽夫了。小世子长大必定是个绝色美人。”两个一看就是酒囊饭袋的中年人在那边低声说笑,窃窃私语。

    世家里有成器上进的精英,自然也有不思进取的纨绔。两伙人平素谁也看不上谁,若是聚在一起,即便不掐架,也要冷嘲热讽含沙射影地打一番嘴仗。

    “好了好了,别说了。再说谢铭这丈母娘真该怒了。”一个满脸搽粉的公子哥起哄道。他们那伙人便哄堂大笑起来。

    谢铭这小子,做纨绔时就是风流天下的倜傥公子,做精英时就是年轻有为的朝廷栋梁,还他妈娶了两房各有千秋的贵妻,堪称男人公敌,又是纨绔队伍里出去的叛徒,家中父母常常用他做例子教训自家混账儿子。如今逮着机会,自然不能放过,必须狠狠奚落他一番才行。

    刚才说话的那个涂脂傅粉的白面公子似乎是这群人的首领式人物,颇有些一呼百诺的架势。他挤过来看王若谷护在怀里的幼儿,也觉得这孩子的确有几分谢铭的样子,便打趣道:“不仔细看的话,倒像是铭哥儿你生的孩子。”

    这话其实也有些道理。仔细论起来,谢铭更像他娘,谢茂雅更像谢晋,喻王长的像崔皇后。因此,宝宝看上去既有王幼宁的影子,也有崔幼薇的影子,倒像是喻王和谢铭生的儿子一样。

    楚昭一听不高兴了,觉得这家伙实在讨厌,也不知什么来历,一脸的白粉,还自以为是绝世美男,拂袖、侧帽、晃身,站在那里小动作不断。

    这究竟是哪个世家基因突变生出来的叉烧。世子殿下见到他这番作态的样子,赶忙转过头看自家水木清华的舅舅洗一洗眼睛。

    果然男神都是对比出来的。

    这位面粉君其实也是当时第一流的贵公子,爱搽粉的小小癖好正赶上了流行,无伤大雅。因楚昭一出生就落草在谢家,见到的都是谢家子弟,审美水平被人为地刷到了新的高度,便认为世家公子都该是谢铭这样的,再不济也该如崔名堂。

    殊不知,面粉公子一流才代表着当时士族里的正常水平。不然,寒门如何能够在朝在野都和世家相抗衡。实在是不成器的门阀子弟数不胜数,不过是抱着祖先留下来的名声吃老本罢,其实里头架子早就空了。

    谢铭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扯着嘴角笑道:“我若生得出来,就不必娶两房妻子了。”他说这话的时候,眉目间有一种楚昭从来没见过的神态,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描写形容。

    任凭你如何促狭,遇上谢铭这样将伤疤当成笑料的旷达之人,便只能偃旗息鼓了。

    崔名堂刚才被一个远房亲戚拉着说话,一转头见气氛微微有些诡异,赶忙打圆场道:“大家从小玩到大,也是皇城根下一起长大的,纵然年轻时候有些争戏子粉头惹出来的淘气,如今也都各自成家立业,难不成还要算一算旧账吗?这口气也含得太长了点。”

    那面粉公子似笑非笑的扯了一下嘴角,没吱声。

    崔名堂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小世子身上:“这孩子长成这样,不如就叫丑魁吧。”

    丑魁就是相貌极丑,惊天动地的意思。

    楚昭听那不明来历的搽粉男和自家舅舅几句对话,总觉得信息量好大的样子。正恨不得把耳朵立起来听人说话,却发现话头忽然扯到了自己身上,这可真是躺着也中枪!

    周围一圈人高马大的男人看稀奇般注视着趴王若谷怀里不哭不闹的小家伙,都有些手痒想捏一把。

    楚昭木着包子脸,极严肃地一个个瞪回去。这些可能都是他日后的臣子或者对手,世子殿下当然不能露怯。

    王若谷笑道:“这孩子倒不怕生。他是冬天生的,便叫冬郎吧。”

    他弟弟王若飞道:“楚昭这名字文绉绉的,依我看,小名该起的威风点,才镇得住,不如叫虎头。”

    崔名堂见礼物中有个金灿灿的大项圈,就玩笑一般,咔嚓给世子殿下戴上,笑道:“听我娘说,脖子上戴个大项圈锁住,鬼神就勾不去小人的魂。不如就叫锁儿吧。”

    “不,我看该叫夜叉。这名字够凶,什么都镇得住。”

    “不如叫女生。骗鬼神以为是小娘子,小娘子好养活。”

    “胡扯!世家可不和那小门小户一般,小娘子也是贵重的。不如叫次奴。”

    楚昭很担心自己会被随便安上一个奇怪小名,日后少不得成为妻子嘲笑自己的话柄,就一直板着脸听得很认真,小拳头紧张的握了起来。

    一群世家子,跺跺脚楚国都会抖三抖的人物,就像是小孩子一般争吵起来。到最后,连什么“黑豚”、“仙婢”、“恶奴”之类稀奇古怪的提议都冒了出来。世子殿下只是扭着大脑袋东瞧西看,黑亮的大眼睛里仿佛蒙着一层水雾。

    王若谷低头一看,忍不住抬起大手,试探着摸了摸楚昭的眼睛,确定这孩子并没有哭,才放下了心。着迷于那种触感,他并没有把手放下来,反而用拇指轻轻拂过楚昭的睫毛,来回擦拭着他的眼尾。

    王若谷自小练箭,他的手上结了厚厚的茧子,小孩子皮肤多么娇嫩,被他这么一摸,眼尾立刻带上了一抹动人的红。

    世子殿下终于不乐意了,他憋了憋幼红的小嘴巴,倒也没哭,只是飞快的把大脑袋移开,埋在王若谷的肩膀上。

    “这小子胆子大,不爱哭,是个当兵的好料子。”王若飞跑过来,老老实实站他二哥身边,大着嗓门称赞道。“可不像二哥那几个小崽子,一见我三哥就哭,废物!”

    “哎哟王公子啊,小孩子气儿弱,可不好在他面前大声嚷嚷,恐怕吓着了他。”旁边的奶娘罗氏忍不住过来安慰落入魔爪的小世子。

    王若飞并不在意弟弟骂王家子弟是废物,他用托起一片雪花那样轻柔的力道搂着怀中的世子,面上没什么表情,眼神却无比柔和地对自家弟弟说道:“闭嘴。”

    看到奶娘,楚宝宝赶忙伸出手要抱抱,他在硬邦邦的军神大叔怀里呆了一会儿,眼睛也疼,屁股也疼,连全身骨头都在疼。

    其实楚昭也知道,世家里的纨绔和精英喜欢的不是自己这个人,而是喻王世子这个身份。争相给他起小名,当然是有背后家族的政治考量在其中的——现在世家已经坚决地站在了喻王的船上,而养大楚昭,怎么看都是一项稳赚不赔的长远投资。喻王赢了自不待言,若是输了,把世子交出去,没准便能保住阖族性命。

    世上的事情,大抵都是如此禁不住掰扯。若能沉迷于表面的风清月朗便好,浮生一场大梦,稀里糊涂做个富贵闲人,未尝不是一大乐事。倘使要活的清晰明白,要做那世代荣华的守护者,便需承受随之而来的,不那么美好的真相。

    依照楚昭前世的性格,那肯定是愿意做一只快乐的老米虫,但是穿越之后,有系统任务这个必须完成的大目标在,楚昭便只有努力改掉自己又懒又怂的宅属性。

    *系统公告:完成隐藏任务之——坚定的心。读心术升级。*

    楚昭赶忙查看自己的控制面板,果然,在特殊技能下面的读心术已经变为1级。他以为读心术就像科幻片里演的那样,能够知道面前之人的内心想法。这样的能力虽然有用,但是却常常导致拥有者因为听到太多人的原始心声而崩溃或者黑化。如果是这样的能力,楚昭觉得自己还是要慎用才好。

    不过显然是楚昭杞人忧天了。他对着四周看了看,什么心声也没听到。回到控制面板查看,发现读心术1级后面附着一条短短的注解:能够通过捕捉他人一闪即逝的下意识外在表现感知其内在的喜怒哀乐,明显的好感或者恶意。

    现代有一门学问叫做微表情,倒和读心术一级十分类似。楚昭前世的时候因为感兴趣,还在研究生阶段选修过这门课程,知道人会下意识泄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只是微表情持续时间极短,所以楚昭尽管学习过,也记得诸如“男人右肩微耸一下就是在说假话”“眼睛向左看是在回忆,向右看是在思考假话”这一类的微表情,但是实践中却很少用上。不过,听说受过专门训练的某些行为心理学大师真的拥有这种类似于读心术般的能力。可见系统给他的虽然是所谓的“异能”,却并没有超过人类的极限。

    因为读心术升了一级,几项基础数值有了零的突破,陆哲发现自己名字后面的头衔已经变为“有点天赋的普通幼儿”。

    王若谷见楚昭起先在自己怀中一通乱动,然后就有些愣愣的,以为他被弟弟的大嗓门吓坏了,赶忙轻轻拍着怀中宝宝的背,哄劝道:“世子不怕啊,你外公马上就来了。等爷爷们都见过你,乌见大师行过仪式之后,你才能回去。乖乖的,叔叔教你练武,给你骑大马。”

    罗氏看着不苟言笑的王家三少这幅奶爸模样,忍住笑说道:“小世子要我抱,未必是想回去了,也可能是饿的。这么一大间都没给喂东西。以前可是隔两个时辰就闹着要喝奶。”

    的确,为了提高自己的健康值,在克服了最初的不适感后,楚昭这段时间喝奶还是很积极的。

    王若谷的手不舍地收紧了一些,终究还是将怀中的白嫩小团子送到了奶娘手里。

    另外一边的争论也正到了激烈之处,谢铭难得露出不悦的神情,道:“这孩子长的多好啊。什么丑魁、女生、虎头的,简直不知所谓。我看该叫檀郎才好。”

    崔名堂见自己的提议被谢铭一票否决,也并不生气:“丑魁也好,檀郎也好,都是我崔某人的侄孙,和你王若谷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想想,可要给我们六丑好好操办操办。我看你们府里这格局就太小了,是不是那一位不肯大办?”

    谁是你侄孙?被世人誉为水木清华的谢铭不由翻了一个白眼:“府里的事就不劳崔兄你操心了。刘家那群破落户已经盯上你了,说你太过奢侈,要撺掇着小皇帝查你的帐,抢你的地呢。”

    被奶娘喂完奶的小世子又被传皮球一样传回了谢铭手里,他手上小心翼翼的换了个抱娃娃地姿势,道:“我爹说过,小孩子不能起名太早,恐怕多灾多病,所以家里也都混着叫。至于操办一事,那位至今无子,慈宁宫更是早就看我妹妹不顺眼了,咱们虽然不必怕他,却也不好给我外甥招惹麻烦。”

    “没错,大户人家里的小孩子,看得越是宝贝,越是站不住,反倒不如寒门小户里养得糙好。我听乌见禅师说了,前几日京里有人鬼鬼祟祟拿着一个生辰八字找阳平观的老道算命,生辰八字和世子一模一样。算的内容却是如何破坏八字主人的气运和寿数。其中,算出来最冲的名字就是一个字,昭。”一个衣袂飘飘的帅老头带着一群人走了过来。

    这个老头楚昭认识,就是他的外祖父谢晋。虽然他出生之后,老头并没有看过他几次,但是对他的喜爱度已经到了80。所以楚昭自然也喜欢这个老头。

    听了谢老家主的话,王若飞顿时怒了,嚷嚷道:“这帮王八糕子,尽做这些不入流的勾当。”

    跟在谢晋后面,才到不久的卢三顾低沉的声音传过来:“算命云云也未必真能谋害世子,只是这样的小人伎俩,着实叫人恶心。其中用意,也叫人不得不谨慎提防啊。”

    崔名堂冷笑道:“只可惜他们不知道,鼎鼎大名的痴道人。却也是卢家一个支脉的子弟。所以,痴道人圈出来的昭字,其实是与小世子生辰八卦最合的一个名字。”

    楚昭现在听明白了,皇帝伯伯给起的名不安好心,或是他自己授意的,或是被人蒙骗了,总之这名字和自己的八字很是妨克。

    对于这两种猜测,楚昭根据控制面板上的数据分析,更加倾向于第二种。因为皇帝伯伯虽然一面都没见过,对自己的好感度却有60。所以,楚昭认为,这件事很可能是对自己好感为-2的太后撺掇着做的。

    事实上,楚昭的猜测虽然并不完全准确,却也相差不远,这件事的确是太后授意,由刘家的女眷执行。刘家的几个男人其实是替家里上不得台面的蠢笨娘们背了黑锅。当然,在世家的运作之下,这口黑锅将会跟随他们一辈子。并且在他们彻底失败后,成为一段笑料永载史册。

    谢晋沉思片刻,缓缓说道:“我看就叫寄奴吧。”

    老祖父谢晋很是认真地担心自家外孙长的太过可爱,被鬼神捉了去,挖空心思地给起了一个贱名,让那些鬼怪都知道这孩子是寄居在外祖父家里的小可怜儿,决定之前还去征求过乌见禅师的意见。

    *系统公告:得到楚国第一智士想出的小名庇佑,健康值加5*

    大名楚昭,小名寄奴(一岁)

    身份:喻王嫡长子<有点天赋的普通幼儿>

    健康:57

    威望:22

    魅力:53

    智力:47

    武术:2

    礼仪:28

    才艺:20

    特殊技能:读心术1级(待升级触发隐藏任务后升级))

    采集术0级<文>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