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蜜战100天,总裁太欺人 > 310.314这事和你有半毛钱关系?你凭什么指摘我?

310.314这事和你有半毛钱关系?你凭什么指摘我?

作品:蜜战100天,总裁太欺人 作者:顾轻舟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培培以前也去过周少卿的公司,但因为觉着他公司里好无趣,后来也就去的少了。

    这次来和上次来,心境肯定是不一样的,她可是把自己已经抬为周少卿的未婚妻、周少卿的准夫人等行头来的,所以车子进了公园后,她还指指点点,“这地方选的很不错嘛,难怪你这两年的生意做的那么好。”

    周少卿唇角扬起一丝笑意,“你知道我在忙什么?围”

    “不知道!~”顾培培特别坦然的回答,“我就是随口夸一夸,你别当真。羿”

    周少卿的这家公司,在业内实际上也很受人瞩目,早些年这公园还没建起来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他会特别有前瞻性的在这个地段买了块地。

    后来市中心的不断扩建和转移,这个区域渐渐的也变成了繁华地带,原先的棚户区改造完毕,这个地方被扩建成了公园,周少卿在这个地方买的好几块地等于是成倍的增长。

    也就是这个地方,他听说要建公园,便没有出售掉,而是在讨价还价中,把自己的公司给建到了公园里。

    这在整个城市中也算是独一份的眼光和独一份的能耐。

    几年前谁会想着把这个区域的很多地方给买下来,谁又能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这个区域也会成为市中心。

    虽然说是建在公园里的公司,但周少卿也没有太难为别人,这二层洋楼在公园里看着也不会太突兀,而且挂牌的名称是环境咨询公司。

    所谓环境咨询公司,这名头看起来还是比较微妙的,因为你怎么样都能和风水扯上关系,但周少卿当然不可能搞个公司专门来做风水,那也有点胡闹了。

    风水术士在古代都被尊称为地师,这是中国五千年文化中非常传统又非常有意义的一个职业,也称青乌、青囊,较为学术性的说法叫做堪舆。缘起于战国时代,核心思想是人与大自然的和谐,早期的风水主要关乎宫殿、住宅、村落、墓地的选址、座向、建设等方法及原则,原意是选择合适的地方的一门学问。

    传承下来的风水门派目前有杨派、三合长生、玄空飞星、八宅风水等等,似周少卿学习的风水流派拜的祖师爷便是杨筠松,曾著《疑龙经》、《撼龙经》、《立锤赋》、《黑囊经》、《三十六龙》等书。被后人尊为江西派祖师。僖朝国师,官至金紫色光禄大夫,掌灵台地理事。

    时至今日,风水已经渐渐式微,然而在很多达官贵人又或者商贾富商之间,这风水依旧非常流行。他们大部分抱着宁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思路,不少地产开盘、公司开业、商厦装修等场合都会请风水术士看一看风水气数。香港台湾还会进行“学术交流”活动。

    但是周少卿总不能真的挂出风水的名头,估计会被当做迷信给铲除了,他这环境咨询公司,一般有两个主营业务,一是接受政府委托对新建企业或工程做环评,出环评报告,这对公司或工厂,工程十分重要,过不了环评这一关,他的工程,公司,工厂就不合法。二是接受企业,公司的委托做环保设计,环保政策咨询等。

    像涉及到请他个人去看风水的一些业务,也会掺杂到平时的这些工作里来,之前都是阮海蓝帮忙记录,和对家谈判,在可控的范围内交给周少卿来选择。

    周少卿给别人看风水,不会随意的接单子,而是一年只看十次,还是他自己选择性的挑选,这架子倒真的端出了大师的风范来,当然,名头也响。

    顾培培坐在周少卿的电脑前,说是帮他,其实也看不懂他那些材料,只是在旁边翻翻这个,又翻翻那个,他让她做什么,她就去做什么。

    周少卿有一个特别宠爱的小侄女在圈子里原本就不是什么新闻,许多人都特别清楚,而锦信公司这边反倒没那么多人知道,毕竟周少卿要交代什么事情也都是让阮海蓝去做的。

    所以今天他带着顾培培到公司,顾培培还特别大喇喇的坐在周少卿的电脑桌边,把他挤到自己身边干活,这一幕就已经让很多人震惊。

    难道这个是周总包.养的小情。人?——这是大部分人看见后心里头想的。

    毕竟周少卿这么多年了,身边一直没有个知冷知热的人,之前好容易有个女朋友,结果最近一段时间也失去了音信,阮海蓝阮特助也有上位的希望,却也被踢到了别的分公司那边去当总监,明升暗降。

    谁不知道在老板身边待着才是最有前景的,阮海蓝即便这些年仅仅是个小特助,可谁不知道这特助私底下挣了多少灰色收入。

    比如A老板希望周少卿去帮他看看风水,可周少卿这个人油盐不进的,A老板只能托了关系找阮海蓝帮忙。

    塞钱送礼,只要阮海蓝在周少卿面前说一说,这A老板今年便能成事。

    所以阮海蓝这特助即便多少年不涨工资,人在四九城照样有好几套房子,这就是在老板身边的关系。

    可如果调离周少卿身边,那就未必有那么多好处捞了,所以于公于私,阮海蓝都肯定不想离开周少卿。

    顾培培正在做的事情倒是她力所能及而且能干好的事情,她正帮他翻译一份国外的环境调研报告,偶尔觉着烦了便抬头看看周少卿的侧脸,周少卿见她看自己,倒是忽然想起什么,轻声问:“你喝点什么?”

    “什么都好。”顾培培笑,眉眼弯弯煞是可爱。

    周少卿便起身去给顾培培沏茶,因为他的茶水间里只有茶。

    实际上周少卿的沏茶功夫很好,沏出来的茶味也好,毕竟和顾佳期都是国学大师的弟子,这点能耐还是非常优秀的。

    只不过往常他有人帮忙,就懒得自己动手。

    周少卿在茶水间里忙活的时候,他的办公室门忽然间响了响,顾培培抬头就看见阮海蓝站在门边,四目相对的刹那,阮海蓝的脸便白了。

    顾培培“哟”了声,“不是说你已经去新公司报道了吗?这会儿跑回来做什么?难不成还想装个可怜哭诉下?”

    阮海蓝的脸色瞬间变了,她还真是抱着这个念头来的,新公司说实话,环境远不如这里,而且员工也都不怎么买她的账,她做特助做久了,明显不大喜欢做别人的领导,所以她想再和周少卿说说看。

    只要留在这个公司,就还有机会不是么?何必非要把她踢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阮海蓝没想到顾培培会直切核心,双唇嗫嚅了下才说:“顾小姐您这是说哪里的话,我工作那么多,一天根本交接不完,所以还得过来继续交接。周总呢?”

    阮海蓝问的时候满怀希冀,顾培培略有点烦躁的瞥了她一样,回答:“他在沏茶。”

    “沏茶?”阮海蓝已经走到了办公室里头,目光直接投向茶水间,说话的口气更是带着埋怨,“周总从来不自己沏茶,顾小姐,你怎么能让他沏呢?”

    顾培培微微挑眉,言谈中带着几分笑意和戏谑,“这种事需要你来教我吗?有钱难买我愿意对不对?我小师叔愿意给我沏茶,我又不强迫他,怎么就变成是我的不对?”

    这带着笑的话刚刚说完,她又竖起双眉,“还有,这事和你有半毛钱关系!!你凭什么指摘我?小师叔平时愿意为我做的事情多的去了,这点你就看不惯,那以后可有的你吐血的。”

    阮海蓝被顾培培两句话给骂的脸色发青。

    平时照顾惯了周少卿,听说他亲自去沏茶,心里头就只有心疼,觉着他和顾培培在一起还不知道怎么受罪,现在倒好,她不过两句话又被顾培培骂了一顿。

    阮海蓝平时哪里受过这种气,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睛里打转。

    “又来这套。”顾培培真是没趣的撇了撇嘴,回身正好看见周少卿端着一套茶具出来,已经煎好的功夫茶让整个办公室里都弥漫着股清香的茶香。

    周少卿正好看见满眼泪花的阮海蓝,不觉一愣。

    PS:这几天都努力日更六千啊。但过年期间真的很忙,希望大家能够谅解。到现在为止我还没能调整回来凌晨更新的习惯,自己当天写了当天发真是压力极大。我写培培和柔柔的故事实际上真的很开心,也谢谢大家一路的追随。新年快来了哈,祝愿大家都能心想事成~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