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蜜战100天,总裁太欺人 > 220.223这次,我应该不欠你什么了(第一更)

220.223这次,我应该不欠你什么了(第一更)

作品:蜜战100天,总裁太欺人 作者:顾轻舟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茹苓看着这幕,惊慌的冲着那边的两个人大喊了声:“成渊!!你们小心!”

    陆成渊听见李茹苓的声音,猛一回头,就瞧见那辆车朝着顾佳期的方向奔去。

    没有任何的思考,陆成渊直接奔到顾佳期身边,伸手将她狠狠推开。

    顾佳期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她只感觉到腰部一疼,整个身体狠狠的撞向路边,耳边传来一阵车子的急刹声,还有两个女人的惊呼声窠。

    李茹苓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那一幕——江秋的车子失心疯一样的朝着顾佳期撞,陆成渊完全没有任何的迟疑,就将顾佳期给推开。

    江秋的车狠狠的撞到了陆成渊的身上。

    然后,她……最爱的那个人,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带着血花,直接倒在了地上。

    李茹苓惊声尖叫出来,疯了一样的冲向了陆成渊。

    坐在车子里的江秋身子猛地一震,泪水早就已经让她双眼模糊,她听见李茹苓的声音在外面不停的喊着,“先生,先生你醒醒!先生你醒醒!”

    江秋惊慌失措的推开车门下车,看着血泊里的陆成渊,她两腿一软,直接摔倒在地上,涕泪横流的她哪里还顾得上任何的美感,哭的早已经没了个人形,“陆成渊陆成渊!为什么到这时候了,你还为了她……你还为了她……”

    顾佳期撑着有点疼的手肘,回过头就看见了那样的画面,她苍白着脸摇摇晃晃的爬起身,走到陆成渊和李茹苓身边。

    “陆……”话还没出口,顾佳期的眼泪就已经落了下来,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根本就不需要这样做的。

    他们本来就已经是仇敌,而他已经设计的她父母离异,哥哥远去,现在她已经快要夺回自己的一切,他却用这样的方式来结束一切?

    “还不快打电话叫救护车?”顾佳期对着李茹苓吼了一声,李茹苓这才反应过来,匆匆的打开手包,开始拨电话。

    电话拨出去,她报了这边的地址,双手颤抖着,怕自己一个漏报就说错了地方。

    忽然间她的手被握住,陆成渊已经微微睁开了眼睛,他看见顾佳期、李茹苓和江秋都在身边,顿时间浮起一丝苦笑。

    这辈子和他纠缠过的女人,基本上都出现了。

    “先生你醒了?”李茹苓慌忙握住他的手,另一只手不停的掩着陆成渊腰上的血,她觉着有点头晕,只觉着下一刻陆成渊就会离她而去。

    难怪今天一直心神不宁,原来真的有事!

    顾佳期同样在哭,可是她不知道该和陆成渊说什么,最后她说了三个字,“陆哥哥……”

    任他有再多的不是,最后的这一刻他选择了救自己,她心里头已经没有了恨意,只是难过,难过曾经那样好的一个人,居然会变成她不认识的模样。

    陆成渊听见陆哥哥三个字的时候,唇角浮起一丝微笑,“你原谅我了。”

    顾佳期先是摇头,但后来又开始点头,“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还不明白么?”陆成渊虚弱的说着,“佳期,替我好好照顾轻燕,好不好?”

    顾佳期愣了下。

    “以前是我欠了你太多,但这次,我应该不欠你什么了。”

    而陆成渊再看向李茹苓,也只说了一句,“阿苓,忘了我吧,再找个好男人。你值得更好的。”

    咖啡馆内总算是有了***动,这车祸来的突然,但渐渐有人聚拢后,终于有人喊了声,“咦,那路边的不是顾佳期么?”

    陆轻燕有点好奇的跑到窗户边上,听见其他人的说辞,才知道那个男人替顾佳期挡了那一下,如果不是那一下,估计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顾佳期了。

    陆轻燕忽然间心里头咯噔了下,她知道哥哥来咖啡馆了,因为是她给哥哥的地址,这会除了她哥哥还有别的男人吗?

    陆轻燕直接跑了出去,拨开人群就愣住了,躺在地上的不是自己的哥哥是谁?

    陆轻燕第一反应就是冲向了顾佳期,狠狠地推搡着她,“你怎么不去死啊?为什么不是你去死啊!!!”

    现场乱成一团,听说外面出事的就有咖啡馆里人的朋友,那些正在活动的人也坐不住了,都纷纷跑出来帮忙。

    顾佳期脑子里头一片混乱,陆轻燕打她她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她知道陆轻燕现在也很伤心。

    至于江秋,似乎比她还要崩溃,整个人呆滞的坐在原地,不哭不笑的,一直到警察来了把她带走,临走的那一刻江秋才爆发出一声巨大的哭喊声。

    “陆成渊——你要是死了我也不会活的——”

    顾佳期静静的看着他们在忙碌,眼底的泪花断了线的往下落,画面不断的倒退,似是回到了很早很早以前。

    她才几岁,她都快忘记了。

    然后爸爸牵着一对兄妹朝自己走,当时那个小男生特别羞涩,一点也不敢看她。

    爸爸说:“佳期啊,你乖,以后他们就是你的兄弟姐妹,好不好?”

    顾佳期不懂。明明自己都有哥哥了,为什么还要有别人来。

    但是看着那个小男孩眼睛里略有点渴求的情绪,顾佳期却笑了,“好啊好啊。”

    从那以后,他就是她哥哥,她也变成了她妹妹。

    哥哥性子安静,她那时候却很喜欢玩耍,所以陆家兄妹便和她一起玩,陆成渊守着她和陆轻燕,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会在身边。

    顾佳期习惯了陆成渊的守护,所以才会在他给予重击的时候无法接受,所以才会一直没办法去正视陆成渊和顾家的所有事情。

    到底谁错了?顾佳期不得而知,可当陆成渊还是像小时候那样,将她护在身后的时候,顾佳期的心中便什么恨也没有了。

    如果一早她知道陆成渊心中的那些痛苦,也许她不应该避开他,不应该放弃他,而是劝他放弃这些仇恨,用更好的方法去重振陆家。

    陆成渊那样喜欢她,他应该会听的。

    只是顾佳期被恨意蒙住了眼睛,她不相信陆成渊会改邪归正,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步步的走向今天这样的结局。

    身边的人匆匆而行,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将身体发软的她给拉了起来,庄如扶着她的胳膊,低声问:“顾小姐?顾小姐你还好吧?”

    见顾佳期不回答她,庄如有点着急。

    这会顾佳期总算是问了她一句,“庄小姐,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去一趟医院?”

    是死是活她也得待在那里的,无论如何,陆成渊是为了她才进了医院,她不可能熟视无睹。

    庄如点点头,路上的时候她给穆青淮打了个电话。和穆青淮说顾佳期这边出了点事情,让他帮忙找一下裴莫行。

    庄如就陪着顾佳期去了医院。

    顾佳期坐在医院的走廊外头,目光有些呆滞,陆轻燕的哭声不绝于耳,她不许顾佳期靠近手术室,所以顾佳期坐的位置比较远。

    等到裴莫行赶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已经默默的哭成泪人的顾佳期。

    顾佳期看着裴莫行,她就好像看见救星一样扑进了他怀里,抓着他的衣服说:“莫行,莫行……陆成渊要是死了,我……”

    裴莫行感觉到顾佳期的身体有些发抖,他伸手轻轻拍了拍她,“别担心。我会想办法救他的。不会让你欠了他的。”

    或者是裴莫行的到来让顾佳期的心渐渐稳定了很多,她也就没那么难受了,裴莫行带着她到旁边坐下,看见庄如的时候微微一愣,没想到穆青淮的小妈居然会和顾佳期在一起。

    他对着庄如轻轻点了下头,或者是想起上次那么羞耻的画面,庄如顿时间面红耳赤,动作局促起来。

    裴莫行已经找了这医院最好的医生去手术室会诊去了,这时候暂时是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着了。

    裴莫行搂着顾佳期,忽然间对庄如说:“你先回去吧。清淮那边等着你回去。”

    庄如一听,本来都已经白下来的脸蛋,又渐渐染上了红晕,她闷闷的点点头,抓着包走了。

    顾佳期的目光是看着病房外的陆轻燕的,陆成渊说,麻烦她帮忙照顾陆轻燕,可她陆轻燕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她还怎么照顾?

    陆轻燕现在都恨死她了。

    顾佳期不得不无奈的摇头,陆成渊给她找了太大的一个难题。

    裴莫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轻轻的摸着她的后颈,低声和她说

    :“一码事归一码事,正好他这边出了事情,你/妈妈那边就可以抓紧时间收缩陆家兄妹在顾氏的股份,你哥哥很快也会回来接手顾氏。陆成渊最好别醒过来,他醒过来也会面对监狱,因为所有的证据将会在他昏迷的时候收集齐,陆轻燕那边暂时可以放她一马,但只要她别学着江秋胡来,否则我不会客气。”

    至于江秋那边,裴莫行听说江秋一开始是打算针对顾佳期的,所以根本不可能留情。

    顾佳期虽然觉着裴莫行说的太过残忍,可她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是反击的最好时候。

    利用了陆成渊昏迷不醒的时候,将顾氏集团重新夺回重组,将不属于顾氏的人尽数踢出顾氏,哪怕陆成渊再醒,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该拿回来的都拿回来了,是么?

    哥哥也要回来了,那顾氏就没有她什么事情了。

    忽然间,二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眼睛红红的弱女子,她扑通一下跪倒在裴莫行面前,“裴先生,能不能放过成渊。”

    李茹苓刚才去替几个人买水,回来的时候正好听见裴莫行说的话。

    见裴莫行不言语,她还是颤声说着,“我不求您原谅成渊,毕竟他做过的错事太多了。只是……”

    李茹苓想起医生都是裴莫行找的,突然间面色惨白,她拼命的求着裴莫行,“别杀了他,我求你留他一条命好不好?”

    不用裴莫行回答,顾佳期已经弯腰将李茹苓扶了起来,“李小姐,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有一码事算一码事,陆哥哥毕竟救了我的命,我们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情。”

    顾佳期之前并不知道还有个李茹苓的存在,今天是第一次见这个女人,她只觉着相比较江秋而言,李茹苓虽然也是情/妇,可她至少还有理智。

    李茹苓捂着脸轻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是我胡思乱想了。我也知道成渊做了太多的错事,可是他对我很好,他从来不伤害我,一直都在帮着我,也救了我,所以无论他对别人怎样,他对我而言,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所以我不希望他出事。”

    顾佳期轻声叹了口气,“那应该是我说声对不起……”

    李茹苓望着同样哭红了眼睛的顾佳期,忽然间挤出了一丝笑容,“如果他知道你为他哭成这样,他会高兴的。你不知道他有多爱你。如果他有你一半那样的喜欢我,我这辈子也没有遗憾了。”

    顾佳期却不知道要怎样和李茹苓说,她这样说着自己,在裴莫行面前,顾佳期觉着有点难堪。

    忽然间顾佳期想起件事情,拉着裴莫行起身,她知道陆轻燕现在已经近乎崩溃,也听不进自己说的话,但是有件事她必须现在去做。

    陆成渊很明显挺喜欢李茹苓的,他连自己的事情都告诉了李茹苓,那么那个人的事情她应该也知道。

    所以顾佳期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了李茹苓,也如实说了自己的想法,“不过之后怎么样,我和莫行现在要去一趟江秋那里。”

    李茹苓有点不明白的看着顾佳期。

    “江秋已经在警察局,陆成渊又生死未仆,他们的那个孩子还在家里,我怕没人照顾孩子会有问题。”

    李茹苓慌忙的抹去眼泪,“对,麻烦你们去一趟……我在这里等着成渊。是死是活我都要等着。”

    顾佳期见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便也感慨陆成渊在最后的关头善心大发,救下了这么个好女人,也不枉费他这一辈子了。

    和裴莫行离开以后,顾佳期坐在副驾驶上,神色疲惫。

    裴莫行伸手在她的额头上抚了抚,知道没有发烫也就微微放心。

    顾佳期侧头望着裴莫行,“你会怪我做了这个决定吗?”

    裴莫行摇头,“孩子是无辜的。什么样的父母能带出什么样的孩子,有些仇恨的确不能从小埋起。”

    顾佳期点点头,上一次她见过江秋和陆成渊的儿子,那个孩子和冬瓜和培培差不多大。

    江秋比周容容怀的早,所以江秋的这个孩子已经五岁了。

    ——————

    金庸的武侠小说里,杨康的儿子被取名杨过,在顾佳期的身边,裴永生的长子被取名裴莫行,对于顾佳期而言,这样的取名方式她一点都不喜欢,她找到陆成渊的儿子的时候,

    从来没有想过要给他改一个名字。

    陆成渊和江秋的儿子,叫陆泽霖。

    按照裴莫行的说法,江秋恐怕出不来了,至于陆成渊,他如果活着,也要进去,如果死了,那这个孩子就成了一个麻烦。

    李茹苓应该是愿意收养这孩子的,但是顾佳期觉着养一个是养,养两个其实也是养。

    即便顾佳期不说,也许裴莫行都能感觉到,说不定他们两个的家里,又要多一个孩子了。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