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蜜战100天,总裁太欺人 > 135裴董事您是不是要去打个招呼?

135裴董事您是不是要去打个招呼?

作品:蜜战100天,总裁太欺人 作者:顾轻舟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在这会陆轻燕已经一路奔了过来,那甜腻的“哥哥”在看见顾佳期坐在对面后,直接刹停。

    顾佳期静如止水的眸子清澈如初,她浅浅笑着,看着脸色一时间没有变回来的陆轻燕——看吧,这就是你的真面目吗?一直以来都在自己身边扮猪吃老虎,可她居然没有发现。

    陆轻燕有点尴尬的喊了声,“佳期,你、你也在啊。旆”

    顾佳期点点头,眉眼弯弯,“是我让你哥叫你来的,毕竟我们好久没见了。窠”

    陆轻燕扬起一抹笑容,坦荡荡的坐在顾佳期的身边,一把挽住她的胳膊,“也对呢,真是好久没见。佳期最近过的怎么样?”

    拜你们兄妹所赐,她现在一点也不好。

    陆成渊看他们二人又像之前那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心下一宽,说要去上个卫生间,让她们姐妹两个好好叙旧,临走前陆成渊还对陆轻燕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她千万记得别胡闹。

    看着陆成渊的背影逐渐消失在眼底,顾佳期忽然间轻声说:“别装了,装着累不累?”

    正滔滔不绝说着话的陆轻燕忽然间住了嘴,一脸茫然的看着顾佳期,“佳期,你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顾佳期索性往后坐了坐,上下打量着已经焕然一新的陆轻燕,全身上下已经都是名牌,甚至连手腕上戴着的手链都是DG的新款,她讽刺的勾唇,“怎么,现在我们的陆小姐发达了么。那是不是可以把当年向我借的钱都还了?哦其实还不还也无所谓,你现在花的,也是我们顾家的钱吧。”

    陆轻燕的脸瞬间红了,她好像看着一个不认识的人那样看着顾佳期,半天忽然间咯咯地笑了出来,“真好,被看穿了吗?那我也没必要伪装了。”

    顾佳期的言谈也变得轻松起来,“是啊,我其实特别讨厌戴一张面具,所以干脆和你挑明,有些时候我很不理解你的一些做法,既然看不惯我,也瞧不起我,当初又何必怂恿我和裴莫行在一起呢?”

    既然陆轻燕看不得她好,又何必让她去追裴莫行,还出谋划策,让她能和裴莫行成真正的夫妻。

    说起来,那段时间她真的很开心,甚至特别感激陆轻燕为她提供的那些思路。

    如今再转头看看这个扮猪吃老虎的陆轻燕,顾佳期只觉着心寒,她这样做肯定是有目的的。

    陆轻燕一听,瞬间展露出更灿烂的一个笑容,“哥哥让江秋破坏你们的婚礼,可我也不想哥哥真的和你在一起啊,幸好裴莫行站起来要和你结婚,你和裴莫行在一起了,我哥哥不就不会要你了吗?再说了,我们都知道裴莫行有喜欢的人,你和他睡了,再被他抛弃,不是更大快人心吗?”

    顾佳期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还真是……贱的令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陆轻燕见终于让顾佳期说不出话来,捧着肚子笑的特别开心,“怎样,真相揭晓的时候,是不是感觉特别低落?现在你肚子里还怀着裴莫行的种,结果他不要你啦,我哥哥也不会要你的,你就是孤家寡人!”

    “我真是没想到,你原来这么讨厌我。”

    陆轻燕听见顾佳期的回答,才惊觉自己一下子说的有点多,她抱起面前的饮料转移视线,稍微舒缓了下自己烦躁的情绪,才接了下去,她必须要找个合适的、私人的理由来解释自己的这些行为。

    “那是当然,从小到大,两个哥哥都把你当自己的宝贝,连我自己的亲哥哥都是这样,我在家里最小,可是我从来就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做被宠着的感觉。有好东西,都先给你,我呢?我只能挑剩下的,所以我特别讨厌你,可是却又不得不和你做朋友,现在好了,门清,我们谁也不用再顾着谁。”

    顾佳期匪夷所思的听着陆轻燕的这个理由。

    理由当然不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就无法解释陆家兄妹对顾家做的这一系列行为的原因。

    但陆轻燕讨厌她,可能她口中所说的应该也是一种压抑在心里的情感。

    顾佳期这一辈子因为自己的性格没少得罪过人,但她自问,在很多时候,对陆轻燕就像姐妹一样,她这样说,令顾佳期其实感觉不是很好。

    陆轻燕本来想走的,撕破脸了就没必要继续坐在这里,结果刚站起身,看见某个方向的时候,却又露出诡异的笑容坐下,“我突然发觉,这个世界真是冤家路窄,你说,那位先生看见你和我哥哥在一起,他会怎么想?”

    顾佳期顺着陆轻燕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裴莫行正坐在那里,对面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士,裴莫行似乎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望着这个方向,只是顾佳期惦记着和陆轻燕说话,所以没有看见他。

    目光对撞,顾佳期心头突地一跳,然后她默默的挪过眼神,嗤笑了声回答:“你不是都说了,他心里头有人,我和他已经离婚了,整个圈子没有谁不知道这个消息吧?所以管他怎么想呢?”

    或许是为了给陆轻燕添堵,顾佳期的声音也稍微抬高了些许,“再说了,我从来没觉着,自己怀了孕,你哥哥不想要。你要不要试试看,到底是你的干涉有效,还是我的魅力有效。”

    陆轻燕瞬间气的满脸通红,站起身就冲着顾佳期骂了出来,“你不要脸!我哥哥不会要你的,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再说了,就凭你我两家的恩怨……”

    陆轻燕忽然间闭了嘴,或许是意识到自己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瞬间蔫蔫的再坐了回去,只是这次她明显不想再和顾佳期坐在一起,而是坐到了她的对面。

    陆轻燕的声音有点大,整个店里的人几乎都听见了。

    包括裴莫行那一桌。

    坐在裴莫行对面的是这次裴氏集团新招揽来的媒介总监何启良,何启良回头瞥了眼,就明白为什么刚才裴莫行频频走神,说话都不在重点上。

    “那位,不是裴先生您的前妻吗?”关于裴莫行的一些经历,经常会被人拿来大做文章,财经版的花边新闻自然也不会少了裴莫行的那些风流韵事,什么妻子其实是婚礼上混乱中抢来的,什么没过多久两个人就离婚了,这一出一进的过程中,裴莫行得到了整个裴氏集团,而顾家却闹出丑闻,顾氏集团一落千丈。

    这其中的过程看起来简直太微妙了,甚至还有特别八卦的媒体点评,说什么裴莫行借妻上位,妻子家势力一落千丈后,便果断离婚……

    何启良对裴莫行的私事自然不了解,不过看裴莫行的眼神,也并不像是对前妻没有感情的,一向有眼力价的他小心翼翼的问:“裴董事,您是不是要去打个招呼?”

    裴莫行暗沉的眼神眸光微闪,半晌后他摇了摇头,“不需要。”

    “嗯也是,毕竟是您的前妻,这样贸贸然上去,还不知道那些八卦媒体怎么编排。不过您放心,我入职以后,对于这块的新闻也会把握以下。”

    “无所谓。”裴莫行忽然间说:“我不介意外界怎么说我。只要企业好,就好。”

    他的目光扫了眼正和陆轻燕不知道你一言我一语说着什么的顾佳期,眉间微蹙。

    **************

    陆成渊回来,只是和走之前的气氛完全不同,陆轻燕已经坐到了他的旁边,而且自顾自的玩着手机,明显是不想搭理顾佳期的样子。

    陆成渊先是一愣,理了理自己的袖子便自坐下,转头用眼神和陆轻燕沟通。

    陆轻燕白了他一眼,冷呵呵的说,“顾佳期大小姐闹脾气呢,我可不敢和她坐一块。”

    “那陆哥哥,你坐我这边来。”顾佳期顺势邀请。

    陆成渊被这一幕弄的有点蒙,顾佳期什么时候对他那么热情过,只不过和轻燕吵了一架,对他的态度都好了起来,陆成渊才不会拒绝,在陆轻燕气的脸红脖子粗的状态下,悠悠然的在顾佳期身边做好。

    “菜怎么还没上来,饿着你可不行。”陆成渊抬手喊来服务生,催他们菜快点上。

    就是这抬手间,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都码放在了桌上。

    陆轻燕指着顾佳期面前的一道松仁玉米,嗔道,“哥哥,我想吃那个。”

    陆成渊正在帮顾佳期剥虾壳,随口回了句,“你自己够得着吧?”

    “哥,你要不要这么厚此薄彼!”陆轻燕在桌子下头,狠狠地踹了陆成渊一脚,“我就要,我就要。”

    又跟小时候一样……

    陆成渊无奈摇头,先剥了一只虾放在顾佳期的碗里,然后再夹了一只虾开始剥,安抚自己的妹妹,“行了,这只虾剥完给你,然后再给你吃松仁玉米,怎么样佳期,这里的食材非常新鲜吧?”

    顾佳期点点头,她其实并没有真的要和陆轻燕争宠的意思,只是现在的形势比较微妙,除却一开始她让陆成渊坐自己身边,之后就始终有点魂不守舍。

    裴莫行在她不远处的后方坐着,她能感觉到他那忽然间清冷却又忽然间灼热的目光,这令她在坐立不安之余,甚至险些忘记去思考刚才陆轻燕话中的疏漏。

    陆轻燕说,如果不是我们两家的恩怨……

    恩怨?顾家与陆家能有什么恩怨。

    别看陆轻燕总是藏着掖着,在和她打交道的时候不出疏漏,可也掩盖不了她年轻气盛脾气大的毛病,知道了她的真面目,顾佳期很清楚怎么踩陆轻燕的痛脚,会激出一些真话,结果还真是被她说漏了嘴。

    顾家和陆家的渊源么?她心里滚过这样的一句话,眼底更是一片冰寒,就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夹起那只虾放到了口中,虾的鲜味入口,顾佳期忽然间觉着有些不对,她的胃又开始翻腾了。

    直接将筷子放下,顾佳期白着脸说了句,“我去趟卫生间。”

    她拉开凳子向后面的卫生间跑去。

    “轻燕,陪佳期去一趟。”陆成渊赶紧对陆轻燕示意。

    陆轻燕正和手里的一只羊腿做厮杀,微微掀了下眼皮,冷笑了声说:“孕吐吧?别人家的儿子你还真想喜当爹吗?就没见过你这样的,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女人不要。”

    陆成渊被陆轻燕说的有点没脾气。

    陆轻燕还是继续和羊腿交战,嘴巴里习惯性的念叨着,“我可告诉你,这次顾佳期一定是来者不善,这女人经历几次大起大落估计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傻女人了,你千万别被她的*汤灌坏了,误了我们的大事。”

    “胡说什么。”陆成渊瞥了陆轻燕一眼,“你这小丫头鬼灵精怪的,我也没看佳期对我有多殷勤,就是稍微缓和了点。”

    “呵,她演技可高明。”

    陆轻燕的评价,陆成渊并不是很喜欢,但也不愿意在这里和自己的妹妹争辩,摇了摇头,也就不再说话。

    **********

    顾佳期扶着墙,干呕了好半天都没办法停止,忽然间有只手覆在她的背后,动作很温柔的替她顺着背。

    顾佳期的背僵直了下,唇畔浮起一丝苦笑,这是要有多大的孽缘,能在吃饭的时候遇到?

    她不用回头,就知道站在身后的人是裴莫行。

    好半天,顾佳期才渐渐歇了下来,她扶着墙刚要离开,手臂就被一把抓住,裴莫行将她拉到了一个隐秘的地方。

    顾佳期皱着眉头看他,“你这是做什么?我的前夫裴莫行先生。”

    裴莫行刻意忽略掉她口中那略带戏谑的味道,低声说:“你怎么又和陆家兄妹走到一起了,你难道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身体又是怎么回事?”

    两个人自从上一次分开,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见了,顾佳期抬眸,裴莫行那俊朗的面容逐渐映入眼帘,光线虽然比较暗,可她能明显感觉到现在的裴莫行和以前的裴莫行的区别。

    以前的裴莫行,是严肃而又缺乏人情味道的,哪怕是站在身边,也会感觉到他身上那冷寒的感觉;现在的他,比之以前多了很多的人情味,纵然还是那么严肃却似乎已经不是那么不能接近,而且,他还变得颓废了些。

    那种颓废,令他身上的成熟气质,愈加迷人。

    顾佳期让自己刻意去忽略那份心口的悸动,而是勾唇说:“我没事,可能刚才吃了点凉的东西胃不舒服。至于陆家兄妹……我们顾家变成四分五裂,难道就这样算了?”

    裴莫行握紧她的臂弯,双眉紧蹙,“所以你打算怎么做?接近陆成渊?”

    臂弯的力度忽然间紧了很多,顾佳期被捏的有点疼,她试图向旁边让让,可又怕被别人看见,只好待在原地,“我以为我们之间已经谈妥了,以后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

    “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了!”裴莫行的一声低喝令顾佳期怔住,然后他眼神中渐渐浮出几分痛苦来,“只是因为我怕你因为我受到伤害,佳期,我会处理掉杜氏兄弟的事情,给你一个完整的交代。”

    “我不需要交代了啊。”顾佳期异常无奈的抬头,“你怎么还不明白呢。”

    可是如果裴莫行能明白,他就不会把自己的感情生活搞到今天这么糟糕。

    “你不是都决定和任轻盈去国外定居吗?”顾佳期问,“只是没有去成而已……”

    “没有,我那天,和她说明白了。”裴莫行低着头和她解释,为了隐秘,他用身体挡住顾佳期的身体,也因此离她很近很近,近的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她说她决定放下,所以想让我送她去国外定居调养身体,想离开这个伤心地。”

    之前有听沈迎禾解释过,可今天听裴莫行说,顾佳期觉着更舒坦了一些。

    见顾佳期低着头不回答,裴莫行继续说着,“我那天……听说你出了事情,所以从机场赶了回来,找了你很久也没有结果,我才知道,哪怕坐上裴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我的势力也不过如此。”

    可是有些事情,不是事后的解释以及事后的反悔,就能治愈的。

    一颗心纵然塞满了你,可却也被你击的伤痕累累,它需要时间去慢慢调试。

    虽然顾佳期始终都能和裴莫行心平气和的接触,这只是因为长久以来的修养以及性格决定的,她做不到对自己喜欢的人决绝,何况她有时候会试图站在理解的角度去解释他的很多行为——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不希望把裴莫行想成一个坏人。

    她不希望自己孩子的父亲,是个坏人。

    只是发生过的毕竟已经发生,那不是纯粹的你好我好便能解决的问题,伤害了的结了痂,可如果想一想曾经的场景,还是会流血。

    顾佳期忘不了自己和裴莫行的婚姻,是不受祝福的,是饱受冷落的。

    也忘不了他和自己的开始,是他带有目的性的步步欺心。

    更忘不了在她爱他爱的无法自拔的时候,他却告诉她,他有一个十几年的青梅竹马要救,要负责任。

    哪怕后来,他说他终于分辨清楚,什么是他应该去承担的责任——可过去曾经的那些烙印,都已经深深的烙在她的身上了。

    她非常理解,这个世界不是只有感情可以左右人生,甚至还有很多未决的因素,让每个人的人生轨迹开始变得不同。

    所以她选择退让,选择离开,选择不告诉他自己怀孕的事实,以免偏差了他的判断力。

    裴莫行解释完,似乎在等着她的回答。

    顾佳期想了想,才又和他商量,“要不这样,我们之间做个约定。分开几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婚嫁各安天命,如果过了这些年,我们还是单身,那就和好,怎样?”

    “几年?”裴莫行被这个虚幻的数字弄的越发的冷寒,“顾佳期你在说什么。”

    顾佳期索性挑明了问他,“我知道你是一个在事实面前,冷静理智超乎感性的人,你用你的理性告诉我,你什么时候能处理完那些隐藏的危险……至少、至少这一年,我是不可能和你复合。”

    “好,就一年。”裴莫行果断坚决的点头,“一年的时间,我等你。但是陆成渊那边,你不要再去。”

    “我有自己的安排。”顾佳期心里微微松了口气,往外让了一步,“这一年时间,说不定会变成什么样。”

    裴莫行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是个非常好的老公,温柔体贴,又会自己包揽家务,不让她累到。

    现在比以前要更有人情味的他,身上那自然而然吸引人的魅力,只会更甚。

    他不选择任轻盈,一样有各种名叫“白露”的女人往他身上扑。

    顾佳期笑了笑,“那好,我先回去了。”

    裴莫行缓缓松开桎梏着她的腰的手,看着顾佳期起身朝着外面走,忽然间一拳砸向墙面,将已经在旁边偷窥多时的何启良吓了一大跳。

    何启良也不是故意要看的,只是刚好从卫生间走出来,想找个角落冒根烟,结果就正好撞到裴莫行和顾佳期的那些私密事。

    他一直以为裴莫行和顾佳期离婚,是因为感情不和,可看刚才的那些举动,又不像啊……

    何启良手里头的烟都没拿住,吧嗒一下掉在地上。

    裴莫行回身,那双静若寒潭的眸子牢牢锁在何启良的身上,何启良结结巴巴的说:“您放心,裴董,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的,我发誓。”

    良久裴莫行都没有说话。

    何启良一见这个情况,瞬间急了,裴氏集团媒介总监的位置,他可是盯了很久了,因为这样的事情丢了工作,他觉着也太不值当了,何启良赶紧走过去,紧张的掏出根烟递给裴莫行,“裴董,消消气,您抽根烟,不就是一年的时间吗,夫人指定能回来。”

    好半天,裴莫行才回应他,“我是气我自己。自己的女人保护不了,只能通过远离来让她安全。”

    何启良干笑着,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后来索性就直说自己的想法,“其实我觉着吧,有些事情事在人为,老天总是公平的,开了一扇窗自然就会关掉一扇门,你看我,我一个40岁的人,到现在总算是爬到总监的位置,在我的眼里,哪里有您还办不了的事情。可今天才知道,有些东西不是我们做不到,而是我们的眼界和能力触及不到。裴董,人定胜天这个道理谁都明白,今天你觉着自己不行,说不定明天就行了,咱抓紧时间把这个时间段缩短不就好了?我想,夫人一定也在等您的,一年,也就是随便说说而已。”

    何启良这一段话,让裴莫行的心情稍微顺畅了一些,那原本包围着他的冷寒气息渐渐撤去,令何启良松了口气,指着裴莫行已经出现伤痕的手背问:“要去包扎下吗?”

    “不用。”裴莫行稍微护了下自己的手背,身上的外伤已经不止这一处,无所谓再多加一点。

    ……………………………………

    顾佳期回到陆成渊那边的座位上,陆轻燕悠闲自在的托腮说着,“佳期你回头会去参加顾家的家宴吧?”

    顾佳期点头,“当然,我不仅仅会回去参加家宴,我还想在顾氏集团里谋个职务,陆哥哥,你觉着可以吗?”

    陆轻燕手里的杯子直接扣在桌上,声音又变得无法冷静,“那怎么行,你这也太……”

    陆轻燕还没说完,顾佳期就打断了她,言辞犀利,“你先别说话,这件事也容不得你插嘴。顾氏还是顾博远的企业,我还是顾博远的亲生女儿,我想去顾氏工作,也就是陆哥哥的意思,可没到你说不行我就去不了的地步。”

    陆轻燕被顾佳期气的发抖。

    她直接拿起自己的包,站起身就冲着陆成渊喊,“你就惯着她吧,我告诉你,将来你就知道什么叫后悔!气死我了!”

    顾佳期面无表情的看着陆轻燕跑开。

    陆成渊却满心烦躁陆轻燕的不分轻重,她居然和顾佳期在这时候撕破了脸?可陆成渊完全不想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一时间沉下了脸。

    忽然间,他听见顾佳期一声颇为哀伤的叹息,“我没想到轻燕的反弹会那么大。小时候我们感情那么好,好到就像是亲姐妹那样,我妈妈给我的,我都会想尽办法给轻燕一份,不让她受任何的委屈,可没想到,在她的眼里,就变成了我在施舍。陆哥哥,我知道我这个人有很多的毛病,从小到大,总是会给别人误会的感觉,以前我曾经不止一次的问过莫行,是不是我的性格上有缺陷,所以才会让很多人背地里那么讨厌我。”

    陆成渊忽然间一把握住她的手,温暖的,和裴莫行的手感觉完全不同,他一字一句的说:“人无完人,佳期,讨厌你的人有,可喜欢你的人,也大有人在。”

    顾佳期忽然间愣住,她看向陆成渊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异样,为什么,她会有一种错觉——这个人是真的真的很喜欢她,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可这样的人,同时也是毁掉她家幸福的元凶。

    丰神俊秀,温雅如玉,陆成渊无论何时都会给她这样的感觉,可偏偏,他做了太多她无法理解的事情。

    比如江秋,又比如那匿名邮件。

    这两件事令顾佳期心里微微一扎,几乎是下意识的,她便抽出了自己的手,眼眸微闪,“谢谢你,我觉着好受多了。”

    陆成渊笑,“和我还这么客气?”

    “所以,我想回顾氏集团上班,可以吗?”顾佳期又问了一遍。
本站推荐: